Blog Archives

老人與狗

老人和狗 II

 

前幾天收到Flickr的電郵,有人給照片留言,我才發現這幾張老人與愛狗的照片還未在部落格分享過。

 

希望之谷 - 老人的家

記憶回到了希望之谷… 一年多前的那天,我和三位朋友又到了那裡走走、拍照。我們經過了已毀壞的潮州會館,遠遠看見阿嬤一個人坐在屋前。屋子前方是一片綠地,屋後有幾棵大樹庇護。這樣的居住環境是很幽美的,可是這裡的老人幾乎是獨居,屋內設備很簡陋。我們正想要走上前和她聊幾句,不料阿嬤養的幾只大狗(大約有六只)發現有陌生人走近,突然從屋後沖出來狂吠,嚇得我立刻後退幾步。阿嬤遠遠用福建話喊說養狗是為了防範癮君子進入屋內偷竊,狗狗們是因為護主心切,遠遠看到陌生人就吠了。接下來我們表示善意,越走近跟老人說話,狗狗們就知道我們沒惡意,就不吠了。

從老人和狗的互動(從照片也可看出來),可知他們的感情深厚。老人的親人有時送些食物來,唯有狗狗們每天陪伴在她身邊,排解了一些寂寞。狗是人類忠心的朋友,雖然它們無法言語,但是舉動表示了一切。

 

老人和狗 I

 

下面這張照片是在希望之谷的另一區,一對老夫婦同住,還有鄰居陪伴聊天。我們與幾位老人家聊了一陣,說到愛狗,他們臉上的笑容沒停過。老人看著狗狗的眼神,流露出愛和關懷,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

 

老人和狗 III

 

2007-2010希望之谷照片集

希望之谷.獨居.老人

Home alone

去了希望之谷很多次,之中探望了這位獨居老人兩次。
第一次走入他家的範圍時,他很熱情,請我們進他家裡看看。
家是非常簡陋狹窄的空間,比公寓的主人房還小。
屋里堆積很多雜物,還有一只狗躺在椅子上。
老人指着牆上的舊照片,馬來語和英語混合解說,
說起年輕時的輝煌故事,說在國外的孩子,說已過世的老婆…
屋子外邊的廚房也是非常簡陋,我們離去前,老人燒材煮水,一只貓在窗口歇息。

第二次走入他家的範圍時,他依然很熱情,叫我們進他家裡看照片。
他指着牆上的舊照片,又說起年輕時的輝煌故事,說在國外的孩子,說已過世的老婆…
家裡堆積的雜物更多了,一只狗依舊躺在椅子上陪伴主人。
這次老人盛情切切的請喝罐裝水,我們拒絕不了便收下。
老人說屋外一棵植物開花了,很難得一見,他要和花朵合照,還特地穿上衣服。
我們替他拍了照片,順他的要求將照片沖洗后交給他。
老人亦將二十零吉交給我們,但他怎麼說我們都拒絕收下。
離開時,我請朋友盡快將照片沖洗了送給他,怕他等急了。

下一次探望老人時,我可要記得帶些食物乾糧過去。

..

春意昂然

Spring flowers

小黃菊

萬子千紅

..
今早和幾位朋友到雙溪毛糯希望之谷走走,發現那里因改建又有了很大的變化。
原本一個自由自在的地方,某些建築修建后圍起籬笆了,我禁不住搖頭歎息。
臨走前,買了兩盆漂亮的花過年,算是今天到希望之谷最大的收穫。
站在花圃里,被各種花卉包圍着,感覺春意昂然。
許多人也特地來此選購新年花飾,裝飾家居準備過年。
我選了一盆還未盛開的小黃菊及一盆“萬子千紅”(才RM14而已)
新年的腳步和氣味,越來越近了嚕。

有些東西,你以為不見了,過了一段日子,它卻突然跑出來了。

2007年11月11日到“希望之谷”參與“健步重陽”那天,我大意的忘了帶D80的電池,但幸好有FM2在身邊。一卷底片拍完了,沒有立刻拿去沖洗,之後它就在房間里失蹤了。那時我住的房間超小,小件的物品都收在盒子里,日子久了,我也忘記甚麼東西放在哪個盒子里,這卷底片也慢慢沒有希望了。直到上個月初,翻箱子找東西時(我已經搬家了),那卷底片出現了!在一年多后重見天日了。

翻土、澆水、種草、拔掉雜草、除草… 乾淨俐落,沒有馬虎。對了,腦袋里的煩惱也要記得定時清除才不會生草。

..

一整片绿色
一整片綠色,對眼睛很好
..

泥土
準備用來種草的紅泥土
..

工人
工人把泥土鋪好,正要澆水
..

废屋利用
废屋利用
..

雜草要除
雜草一定要拔掉…
..

割草
割草工人,維持環境整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