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老人與狗

老人和狗 II

 

前幾天收到Flickr的電郵,有人給照片留言,我才發現這幾張老人與愛狗的照片還未在部落格分享過。

 

希望之谷 - 老人的家

記憶回到了希望之谷… 一年多前的那天,我和三位朋友又到了那裡走走、拍照。我們經過了已毀壞的潮州會館,遠遠看見阿嬤一個人坐在屋前。屋子前方是一片綠地,屋後有幾棵大樹庇護。這樣的居住環境是很幽美的,可是這裡的老人幾乎是獨居,屋內設備很簡陋。我們正想要走上前和她聊幾句,不料阿嬤養的幾只大狗(大約有六只)發現有陌生人走近,突然從屋後沖出來狂吠,嚇得我立刻後退幾步。阿嬤遠遠用福建話喊說養狗是為了防範癮君子進入屋內偷竊,狗狗們是因為護主心切,遠遠看到陌生人就吠了。接下來我們表示善意,越走近跟老人說話,狗狗們就知道我們沒惡意,就不吠了。

從老人和狗的互動(從照片也可看出來),可知他們的感情深厚。老人的親人有時送些食物來,唯有狗狗們每天陪伴在她身邊,排解了一些寂寞。狗是人類忠心的朋友,雖然它們無法言語,但是舉動表示了一切。

 

老人和狗 I

 

下面這張照片是在希望之谷的另一區,一對老夫婦同住,還有鄰居陪伴聊天。我們與幾位老人家聊了一陣,說到愛狗,他們臉上的笑容沒停過。老人看著狗狗的眼神,流露出愛和關懷,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

 

老人和狗 III

 

2007-2010希望之谷照片集

有些東西,你以為不見了,過了一段日子,它卻突然跑出來了。

2007年11月11日到“希望之谷”參與“健步重陽”那天,我大意的忘了帶D80的電池,但幸好有FM2在身邊。一卷底片拍完了,沒有立刻拿去沖洗,之後它就在房間里失蹤了。那時我住的房間超小,小件的物品都收在盒子里,日子久了,我也忘記甚麼東西放在哪個盒子里,這卷底片也慢慢沒有希望了。直到上個月初,翻箱子找東西時(我已經搬家了),那卷底片出現了!在一年多后重見天日了。

翻土、澆水、種草、拔掉雜草、除草… 乾淨俐落,沒有馬虎。對了,腦袋里的煩惱也要記得定時清除才不會生草。

..

一整片绿色
一整片綠色,對眼睛很好
..

泥土
準備用來種草的紅泥土
..

工人
工人把泥土鋪好,正要澆水
..

废屋利用
废屋利用
..

雜草要除
雜草一定要拔掉…
..

割草
割草工人,維持環境整潔

喜欢希望之谷的平静

慢慢的,我会忘了是第几次到“希望之谷”(Valley of Hope)了。如果你问我,一个地方去了许多次还有新鲜感吗?还有东西可以拍摄吗?目前为止,我还是乐于每隔一段日子到那里“行行摄摄”(拍照兼走走),也乐于带没有去过希望之谷的朋友去那里看一看,拍照片。我们之中,旨祥最熟悉这个地方,也去过非常多次了。

相距八个月,上个星期天我又去探访这个老地方,也带了老胶卷相机去测试拍摄。去之前已经晓得她会因为外来者的占据和开发,渐渐失去原本的面貌。虽然有心理准备将我的失望降到最低,结果看了几栋被粉新的建筑,失去了原来的色彩斑迹,还是哀叹了起来。

希望之谷的平静和安详,老旧的景物和被遗弃的东西,每次的拍摄都有新的发现。这次我们深入走进了树林后的屋子,看见了独居老人和他养的狗和很多的猫。这次的拍摄我有一个难忘的经历,当我在附近的废屋拍摄被遗弃的东西时,突然跑来四只狗离我三步远的位置对我吠个不停,吓得我手脚发软,不敢站起来也不敢发出声音(后来朋友说我不应该蹲著)。我当时心里害怕得直念:“南无阿弥陀佛,你们千万不要过来啊!” 狗没有靠近我,但还是不停吠,我斗胆望向它们,惊觉它们的视线好像都是在我身旁和身后… 实在很诡异。过了一阵子,趁情况渐渐平静,当然是赶快离开那个地方了。

呼~还是看照片好了。

残旧而被遗弃的鸡公车
残旧而被遗弃的鸡公车

历尽沧桑的消防栓
历尽沧桑的消防栓

修草
修草

修草工人
修草工人

独居老人和猫狗
独居老人和他的猫狗

屋

窗。框
窗。框

洞

油漆
油漆

谢培的花圃
谢培的花圃

花盆堆
花盆堆

专注
仔包专注的在拍照

美丽的老树
美丽的老树

谢谢您耐心等待
谢谢您耐心等待

守卫希望之谷


第一次看到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的照片,就惊讶的发现原来城市中也有世外桃源。她隐蔽在城市的一角,却有个很漂亮的名字~希望之谷(Valley of Hope)。

十一月十一日早晨,一个名为“健步重阳”的亲子活动在那里举行。我们七点钟左右到达那里,清新的空气让我感觉精神爽快,难得在城市里可以这么接近一大片的绿色。吃过一包椰浆饭片刻后,我们参与了上半部的步行运动,在山坡上听主办单位为大家讲述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的历史。之后在礼堂的活动我们并未参加,而是到处走走看看,拍照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