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深刻的大提琴樂章

2009年看《送行者-禮儀師の奏鳴曲》/《Departures》時,我在戲院里感動得眼淚稀裡嘩啦,其中也不乏笑中帶淚。過了許久的日子,電影里一些畫面可能會忘記,但那首讓人難於磨滅的曲子不時從我的腦海里跑出來。大提琴的奏鸣像是有魔咒般,讓我想念它的旋律時,便按下iTunes里的音樂。久石讓的音樂創作,為這部電影居功不少。中學時曾經學過古典鋼琴樂,至今一直記得Violin, Viola, Cello, Double Bass是一個家族,只是沒留意到Piano配Cello可以動聽到如此。真的太好聽了,希望它也能感動到你。

 

小林大悟和Cello

 

 

電影主題音樂 Okuribito (Memory)

 

舊文章:送行者-礼仪师の奏鸣曲

《送行者-禮儀師の奏鳴曲》/《Departures》:2009第8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我最愛日本電影的細膩和光影。

送行者-礼仪师の奏鸣曲

Departures poster

..

《送行者》(Departures)获得今年第81届奧斯卡最佳外语片,是第一部获得此奖项的日本电影。

小林大悟(男主角)原是乐团的大提琴手(Cello),却因乐团解散而失业,失望之下将昂贵的专业大提琴变卖,与妻子一起回到家乡生活。放弃了心爱的大提琴,放佛也放下了坚持的梦想和心头的包袱。

某天大悟看到报章的征聘广告而跃跃欲试,他以为自己应征的是旅行业,却发现原来是帮往生者送行的行业。在误打误撞下立刻被录用成为一名入殓师(也称为礼仪师或纳棺师),也许就如老社长说的缘份…

《送行者》深度刻画了日本殡葬业的经营状况和入殓师的工作。

入殓师是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专业,他们除了工作时的细心和认真,必须要拥有温柔的心对待往生者,给于往生者最大的尊敬。入殓师的职责是在家属前进行纳棺仪式,替往生者的身体清理干净、换装、化上漂亮的妆,让往生者最后能以最美丽的状态,带著亲属的祝福“走入另一段新的旅程”。

我喜欢导演处理电影的细腻手法,不刻意煽情,但是情节就是自然流露很多的感动和温馨。除此,电影中的一些幽默也不夸张,点到既止 。电影通过不同的纳棺仪式,带出了不同家属对往生者的情感表现,表达了对入殓师的感恩,也表现了日本人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

死亡带来争吵,却也可以很温馨。有亲人为了死去的孩子互相推卸责任、有亲人为了孩子的去世而自责、也有孙女们开心的为逝去的老奶奶穿上生前喜爱的长袜子、也有女儿们和母亲笑中带泪轮流在父亲的脸上留下唇印……

我的眼泪因为感动、感恩和温馨的画面而流;也有让人泪中带笑的画面。

看到逝去的亲人最后的美丽面容,亲人都会感动不已;在入殓师完成任务离开之际,上前痛哭的道谢,以及说出对往生者的内心话。原来,入殓师不仅仅替往生者服务,也间接扮演着往生者和亲人之间的调解角色。

大悟与老社长一起参与了一场又一场的纳棺仪式后,渐渐了解身为入殓师的重要意义,以及更有自信的面对这份工作。

大悟身为入殓师的职业一直隐瞒妻子和朋友,因为世俗眼光还是瞧不起这行职业;直到他们知道真相后,妻子和朋友都弃他而去。

一次,大悟的老朋友的母亲(经营澡堂的老妇女)突然去世了,他亲自进行了纳棺仪式,他的老朋友和妻子有机会见证入殓师的工作过程。在这之后,他们终于了解并认同了入殓师神圣的工作。

一位在殡葬社工作,负责进行火化程序的老人(也是澡堂老板的好朋友)说了别具意义的话:“死亡不是结束,是另一道门。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而我是守门员。每一天都送走无数的人,然后跟他们说来生再见。”

大悟的父亲在他六岁时离弃了家庭,至今父亲的样子已经渐渐模糊。虽然大悟表面上是很憎恨父亲,但是从各个细节看来,父亲曾经给于他的教导(学大提琴)和留下的东西(一颗石头,咖啡馆和唱片)依然牵系著他和母亲这么多年。

电影里有几幕弦乐重复响起,大悟拉着儿时的大提琴,奏出感人的旋律,拉的正是父亲教他的那首。

电影的尾段令人非常感动。大悟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他原先不愿再见父亲的最后一面,到最后不忍其他的入殓师粗鲁对待父亲的遗体,愤而亲自为父亲纳棺。大悟看著眼前陌生的脸孔,为父亲整理遗体时,发现父亲手中紧紧握著一颗小石头,他的眼泪终于决堤了。父亲的脸孔不再模糊,熟悉感和亲情都在瞬间回来了。

电影在大悟为父亲整理遗容的步骤中,开心的眼泪中画下完美的句点。

P.S.. 截至2009年6月,这是半年来我看的电影里,最好看最感动的一部电影。

..

电影片段


..

最后,送上电影主题音乐给你,令人感动的弦乐,会催泪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