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北北印4-在達爾湖小住

 

兩年前,恩妮寄自北印度的明信片上,寫著達爾湖(Dal Lake)的安靜和美麗,沒有電話網絡和網際網絡,那種寧靜讓人忘了時間。我羨慕她每天坐在船屋的露台上看山和看湖,緩慢的渡過一天,那裡仿佛是天堂。哪天,我也會坐在船屋外的露台上發呆、看湖呢?

終於,不必等待太多年,兩年後我也來到了“天堂”親身感受那份寧靜。

我和小河從吉隆坡出發,米娜和YH則從新加坡提早出發,我們在船屋上會合。早上的飛機直飛到新德里國際機場,再搭巴士到附近的廉價機場轉換國內航機到斯利那加 (Srinagar),推著行李步出機場便看到船屋派來的司機和助理在等候接載我們到達爾湖。一路上,坐在司機座旁的大兄熱情的介紹斯利那加,他和斯利那加的居民都是穆斯林,“assalamualaikum“是他們向對方打招呼時用的問候語,這句問候語對生長在馬來西亞的我們來說並不陌生。

車子抵達碼頭,那裡停靠了許多船,我們的船夫已經在等候著,輪到他接載我們到船屋。我們二人各自背著約10公斤的背包、我的相機包、她的小背包、還有一個裝著文具用品的袋子,小心翼翼登上Shikara,真怕身子失去重心跌入湖中。人上了Shikara才剛剛安穩的坐著,小河的背包卻失去重心,從Shakira的椅子邊緣上跌入湖,當時我們的反應有一點遲鈍,然後才突然一陣驚慌,噢!10公斤的背包漂浮在湖上,幸好背包裡的衣物都有塑膠袋包裝,救了背包內所有的東西。Shikara就是遊客乘坐的船,達爾湖上到處可見它色彩鮮艷的蹤影,每艘船最多可容納4個人,無法超載。

船緩緩划著,我們坐在船上看沿途景物,經過了許多供遊客住的船屋、商店、屋子、一大片荷花葉,終於到達了我們居住的船屋。轉了幾趟水陸空交通,大約下午5時,我們抵達了達爾湖的船屋,終於可以把行李卸下了。

 

 

我們居住3天3夜的船屋,對我來說它是很豪華、漂亮又舒服的住宿。外面的風景也很精彩,右邊是山,對面是一大片的荷花葉,如果開滿了荷花,這裡的景色一定美上加美。 Read more »

北北印3-生活在達爾湖

浪漫的粉紫色小船從我的眼前划過,讓我驚艷了一下。

 

達爾湖(Dal Lake)風光明媚,湖面寬闊靜謐,是遊客度假和休息的好地方。她是斯利那加(Srinagar,喀什米爾 Kashmir 的夏都)最大的湖泊,住在這裡的居民擁有獨特的生活方式,除了在湖上建有房屋、商店、農田和花園,也建了很多船屋讓遊客居住觀光。

生活在達爾湖的居民,應該從小就學會划船吧!船是他們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沒有船就好比沒有自由。於是,不管男女老少都會划著船兒在湖上來去自如,而各式各樣、各種顏色的木船成了湖上獨特的景觀。

我站在船屋外面,看著一艘又一艘的小船在湖面上划過來,划過去,也看到了他們部分的日常生活,這種流動的風光很美。

嘿!賣花的先生,你的小船快要漂走了。

  Read more »

北北印2-小白的魅力

 

帶著相機去旅行,讓我在旅途中和當地居民靠近一些,有時一句“Can I take your photo?”,對方大方的站在鏡頭前讓我拍照。有時三五個小孩子看到有相機,嚷著要拍照,然後欣喜的看相機螢幕上他們的影像。有時大人也會好奇照片中的自己,可惜照片只能看卻無法帶回家。旅途中的小小遺憾,就是不能將照片送給有緣人留念。

這回來到北印度,米娜帶了小白同行。小白成了北北印之旅最受歡迎的傢伙,比數碼相機更威風,不僅扮演了一個拉近距離的角色,也讓小孩和大人都欣喜萬分。小白的魅力,好像磁鐵般把大家吸過去。它又像魔術師一樣,吐出照片後慢慢顯現影像,看的人也跟著開心起來。
Read more »

克服三件事

雲師弟的一句話: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看见马桶却不能bubu,痛苦到想死。

 

从西藏旅游回来后,许多朋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是:“西藏好玩吗?” 每次,我都会心一笑,回答朋友相同的答案:“不太算是玩,比较像是去看、去体验西藏的风景、古迹、人文及宗教。”

传说西藏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美丽又神秘,大家都想去探个究竟。但是高原反应却又令许多人害怕而止步,她的魅力讓人又愛又怕。当我终于可以踏在那片高原上,出发前就做好心理准备,需要克服三件事情,必要时豁出去,那么在旅途上,一切便随遇而安了。

我要克服的事情(一):高原反应。处于高海拔的西藏,氧气含量为平原的70%左右,高原反应是我们这些平原人比较担忧的。 在这之前我只到过最高海拔3150米的台湾“雪乡”合欢山,但西藏却有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及海拔4718米的纳木错在等我。为了预防高原反应,启程前兩天我便开始服食“红景天”胶囊,也阅读了一些相关常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