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又见喵喵的它

每一次到“希望之谷”一定会遇见这些小家伙,它们的族群很多,分散在不同的角落。它们也许有主人,住在不同的小屋;也许一些主人已经离开,只好四处寻觅。有些猫咪很怕陌生人,看见生脸孔就跑;有些则会回应我们发出的喵喵声,主动靠近我们。

我拍猫,拍上隐了…

猫。惊讶
两只眼睛不一样的猫,突然却步注视著面前的陌生人

小猫。探视
小猫躲在叶子中探视四周

小猫。喵喵
我喵~喵~,小猫也回应喵~喵~

猫。吐舌
难得看到用舌头舔鼻子的猫

猫。静坐
这时候还静静坐著让我拍照,下一步就跟我玩捉迷藏了

猫。呆望
懒洋洋的猫妈妈,附近有几只小猫,屋里也有很多猫

猫。回眸
哎呀,我还是进去屋子找主人吧!

猫。嘿别过来
我一靠近它就走开,但又不走远,就这样我和它来来回回走了10分钟,拍了几张照片…

但是,有谁比我更古怪

相关文章:希望之猫

喜欢希望之谷的平静

慢慢的,我会忘了是第几次到“希望之谷”(Valley of Hope)了。如果你问我,一个地方去了许多次还有新鲜感吗?还有东西可以拍摄吗?目前为止,我还是乐于每隔一段日子到那里“行行摄摄”(拍照兼走走),也乐于带没有去过希望之谷的朋友去那里看一看,拍照片。我们之中,旨祥最熟悉这个地方,也去过非常多次了。

相距八个月,上个星期天我又去探访这个老地方,也带了老胶卷相机去测试拍摄。去之前已经晓得她会因为外来者的占据和开发,渐渐失去原本的面貌。虽然有心理准备将我的失望降到最低,结果看了几栋被粉新的建筑,失去了原来的色彩斑迹,还是哀叹了起来。

希望之谷的平静和安详,老旧的景物和被遗弃的东西,每次的拍摄都有新的发现。这次我们深入走进了树林后的屋子,看见了独居老人和他养的狗和很多的猫。这次的拍摄我有一个难忘的经历,当我在附近的废屋拍摄被遗弃的东西时,突然跑来四只狗离我三步远的位置对我吠个不停,吓得我手脚发软,不敢站起来也不敢发出声音(后来朋友说我不应该蹲著)。我当时心里害怕得直念:“南无阿弥陀佛,你们千万不要过来啊!” 狗没有靠近我,但还是不停吠,我斗胆望向它们,惊觉它们的视线好像都是在我身旁和身后… 实在很诡异。过了一阵子,趁情况渐渐平静,当然是赶快离开那个地方了。

呼~还是看照片好了。

残旧而被遗弃的鸡公车
残旧而被遗弃的鸡公车

历尽沧桑的消防栓
历尽沧桑的消防栓

修草
修草

修草工人
修草工人

独居老人和猫狗
独居老人和他的猫狗

屋

窗。框
窗。框

洞

油漆
油漆

谢培的花圃
谢培的花圃

花盆堆
花盆堆

专注
仔包专注的在拍照

美丽的老树
美丽的老树

谢谢您耐心等待
谢谢您耐心等待

守卫希望之谷


第一次看到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的照片,就惊讶的发现原来城市中也有世外桃源。她隐蔽在城市的一角,却有个很漂亮的名字~希望之谷(Valley of Hope)。

十一月十一日早晨,一个名为“健步重阳”的亲子活动在那里举行。我们七点钟左右到达那里,清新的空气让我感觉精神爽快,难得在城市里可以这么接近一大片的绿色。吃过一包椰浆饭片刻后,我们参与了上半部的步行运动,在山坡上听主办单位为大家讲述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的历史。之后在礼堂的活动我们并未参加,而是到处走走看看,拍照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