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太平湖

小时候,爸爸最常带我们去游玩的地方,除了槟城,就是太平。原因是这两个地方最靠近家,所以我也是在太平诞生的女娃。

来到太平,一定到太平湖及动物园走走。太平湖原是锡矿采掘殆尽后遗留下来的废矿湖,1888年被开辟成为湖滨公园。经过地方政府数十年来积极的发展,太平湖成了今日融合自然美与人工美的名胜地。她是马来西亚第一座湖滨公园,也是最古老的湖滨公园。

到过太平湖,你会把她列为全马最美的休闲公园。太平湖四周尽是一片绿色,有绿油油的草地,有许多高大又漂亮的老树。公园也设有跑步道、足球场及休闲椅等等。太平湖太宽大了,走也走不完,这里只拍下某部分而已…

..
太平湖(七)椅子

..

太平湖(八)

..

太平湖(四)最美的马路

..

太平湖(三)最佳歇息处

..

太平湖(九)拍照

..

太平湖(十)我

..

太平湖(二)

..

太平湖(十一)望湖

..
相机:Yashica Electro 35 GTN
菲林:Fujifilm Superia X-TRA 400

甲板

这个沉静的小镇有个很特别的名字 – 甲板(Papan)。

甲板是一个很老的小镇,在霹雳州近打县(Kinta Valley)内,靠近华都牙也(Batu Gajah),布先(Pusing)及怡保(Ipoh)。

CP说:“带你们去看沧桑的甲板。”

我们路经此地已经接近傍晚时分,初次来到只能匆匆在街上看了部分面貌,没能深入看看甲板居民的生活。看到大街上部分已被荒弃的废屋,树木和墙壁环生在一起达两层楼高;也有被大火烧过的废墟。

..

传统老屋的窗户,和在电缆上休息的鸟儿,一片祥和的时光。

甲板的窗户

..

甲板马华公会和居民。

甲板马华公会

..

被遗弃的废屋,树木杂草横生。

废屋

..

一排被遗弃的废屋中,有一间是有人家居住的,但是屋顶和窗口也是很破旧。

人家

..

另一间废屋的墙壁和窗口,看到的是经历岁月洗刷的痕迹。

老老的窗口

..

下面几张照片是正片 (Slide) 负冲 (Cross Processing),出来的颜色效果是意料不到的强烈和颠覆。墙壁被染上了一层朱红色,成了“赤壁”。幸好有蓝色的人漂亮的点缀了画面。

A town through the ages

..

进入一间废屋,看到满地苍夷;这是靠近后院的部分。

Dilapidation

..

被烧毁的的墙。

灰烬

..

我希望有机会再去甲板和其他小镇走走看看,希望不是太久远以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