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檳城阿貴街2009與2012

紅色木門是阿貴街( Lebuh Ah Quee )最亮眼的角落 (2009)

 

2009年八月,我和幾位朋友到檳城姓周橋參加橋裝藝術祭,趁著空閒時間也在附近的老街走走拍照。當時,我們走到一條無人的街道,被那殘殘舊舊的牆壁、門和窗吸引住了,覺得那是日子有功留下來的“藝術作品”。部分牆面露出紅磚、油漆脫落、牆面用石灰東補一塊西補一塊、歲月的痕跡斑斑… 而阿貴老街的美麗,就是來自於它老舊的牆和門窗。

 

悠閒的老街生活(2009)

 

 那一年,紅色木門還沒有出現騎摩哆車的少年(2009)

 

長長的街,每個窗口都長得不一樣(2009)

 

脫落的老牆用石灰修補,像一幅拼湊的作品(2009)

 

每次回家鄉,我幾乎都會到檳島去吃好料。今年到了檳島幾次,卻一直沒有機會再到這條街走走,直到上個月再去會見朋友時,我們一起去探尋壁畫,而再次回到了阿貴街。今時,這條街已不再寂靜,有許多遊客慕名而來和騎摩哆車的追風少年合照。立陶宛藝術家恩尼斯(Ernest Zacharevic)的壁畫讓老街多變得熱鬧起來,多了許多遊客逗留,還有做生意的小販。老牆依然默默陪著經過的人們,它保有我2009那年發現時的熟悉畫面,還有樸實的感覺不變。

 

遊客們輪流和騎摩哆車的少年合照,我等了約10分鐘,發現再等下去是沒完沒了的,只好開口請他們暫時別合照,讓我為壁畫排張照片(2012,手機拍攝)

 

脫落的牆面,露出紅磚的部分更多了,但不影響老牆的魅力(2012,手機拍攝)

 

這個窗口多了一棵植物(2012,手機拍攝)

 

我的新年是這麼過的

今年的新年很龍馬精神,五個大小聚會下來,見了許多朋友和老同學,過了個歡聚年。
有第一次見面的朋友,也見到十多年未見的老同學。老同學說我樣子沒變,不知該驚或喜。
而幾十年來不間斷的年初二家庭大聚會,今年在表哥姨姨舅舅們決定上金馬倫過年而改寫了。
沒有聚會的時間里,我都是宅在家納涼。

 

年初一北馬派派溫馨小聚

 

年初三。許多離鄉背井的的老同學,大多數都在檳城、吉隆坡及新加坡生活(合照的人數不齊)。

 

年初四北馬派派一日聚,乘搭新纜車上去久違的升旗山,是我高中畢業後未曾踏上的地方。
下山後,終於有機會到“月樹47”,是間環境和設計樸實美麗、咖啡也不錯的咖啡館。
也再次去了姓氏橋,在姓周橋遇到周大姐(09年的橋裝藝術祭,我寄宿在她家)。


在姓陳橋看日落、看飛機划過天空、拍照,這感覺良好。


這視頻很棒!謝謝老賢的用心拍攝和製作。

這天吃早餐時,神秘人老賢給了我一個驚喜,他把幫我尋獲的一張舊專輯送給我,讓我提早收到生日禮物。
謝謝謝謝。。。

 

由於年初五下午便啓程回吉隆坡,這天早晨,我帶著相機步行到離家不遠的河邊公園走走。
每每都是經過,多年不曾走進來這裡,如今小公園已經變成大公園,萬象已更新。
沿路從公園走到老市鎮,在太陽底下走了一個小時,也拍了一些照片,直到雙腳感到疲累了才回家。

 

新年快樂。祝願我們的2012美好!幸福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