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搭火車的記憶


我喜歡純樸的火車站和傳統火車,很有親切感。希望明年可以再去台灣繼續鐵道旅遊。

 

马来西亚的高速公路在八十年代才发展起来,以前从北马驾车到吉隆坡,都是走乡村公路,路程十分遥远,有些地区没有路灯,晚上路况很阴暗,驾驶时要格外小心,在那个年代驾长途车和坐长途车都是非常累的事。

小时候,我曾经跟随妈妈、阿姨和外婆到过吉隆坡几次,目的是探望舅舅,然后顺便玩玩。大人们的首选交通工具是火车,据我所知理由是铁道比马路安全,火车票也很便宜。当时的火车车厢还没有安装冷气设备,我们必须用手把车窗打开,让凉风吹进来。我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脸朝向窗口,让凉风徐徐吹拂,看着一幕幕跑动的风景,直到累了睡着。 Read more »

一个人去旅行

二零零二年,陈升在他的文字摄影音乐书《布鲁塞尔的浮木》首页给我写到:“要一个人去旅行”(五十米深蓝专辑里的一首歌)。当时尚很年轻的我,对于一个人去旅行的概念挺模糊的,没有这个胆量,身边也没有朋友独自出走旅行的经验。

那些年,我旅行的目的地大多数都是在国内游玩,飞得最远也不过到了中国上海、苏州和杭州。

二零零七年,我开始写部落格,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热爱摄影,也爱旅行。他们当中有丰富的背包旅行经验及一个人旅行的经验。潇洒的作风,促使我想一个人去旅行,却又不甘在旅途中寂寞。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 ,我心血来潮,卸下工作展开了一个人的旅行。那年,正好有一部好莱坞电影《Eat Pray Love》(中文译名: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引起大家的关注,有一天女主角突然觉得需要改变,跟丈夫提出离婚后独自一人到意大利、印度及巴厘岛。朋友建议我效仿女主角去巴厘岛,并认为单身女子去巴厘岛会有段艳遇。最后,我选择去了语言相同,想去很久却没去过,跟电影没相干的台湾50天,体验台北的生活。

 


礁溪火車站,溫泉鄉。

  Read more »

克服三件事

雲師弟的一句話: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看见马桶却不能bubu,痛苦到想死。

 

从西藏旅游回来后,许多朋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是:“西藏好玩吗?” 每次,我都会心一笑,回答朋友相同的答案:“不太算是玩,比较像是去看、去体验西藏的风景、古迹、人文及宗教。”

传说西藏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美丽又神秘,大家都想去探个究竟。但是高原反应却又令许多人害怕而止步,她的魅力讓人又愛又怕。当我终于可以踏在那片高原上,出发前就做好心理准备,需要克服三件事情,必要时豁出去,那么在旅途上,一切便随遇而安了。

我要克服的事情(一):高原反应。处于高海拔的西藏,氧气含量为平原的70%左右,高原反应是我们这些平原人比较担忧的。 在这之前我只到过最高海拔3150米的台湾“雪乡”合欢山,但西藏却有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及海拔4718米的纳木错在等我。为了预防高原反应,启程前兩天我便开始服食“红景天”胶囊,也阅读了一些相关常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