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PEN S 回家了,不吐不快

OLYMPUS-PEN S is home

..

兩個星期前,我的OLYMPUS-PEN S 终于回家了。

雖然說來話有點長,還是要說的…

PEN S是我在今年農曆新年前通過朋友介紹而購得,第一卷未拍完就遇到過片卡住的問題。我將它送去某商場的相機店修理,J1老闆收了RM160,用了3個星期時間維修。我以為PEN S的問題解決了,三個月后同樣的問題又發生,我沮喪的將相機送回檢查。幾天後老闆通過電話說已過了維修保用期,必須另付RM60換相機零件。

我感到很疑惑,反問老闆為何短時間內相機又發生相同的故障;如果是零件問題,當初卻沒有更換。J1老闆回答說當時零件沒有壞所以不需要換。他一定也認為我很好騙,竟敷衍我說:“老相機是這樣的啦,和老人家一樣,年紀老了就有很多問題,不是腳痛就是手痛。。。” 我當然不相信這種歪理,但在想不到辦法之下答應了。之後攝友提醒我,並介紹專業修理老相機的Wong师傅,我趕緊再打個電話吩咐J1老闆不要維修,不然我再次陪了夫人又折兵。

我將相機送去給Wong师傅維修時,他明確的告訴我問題所在、所需修理時間(一個星期)、維修方法、以及需付費用(RM45);並說零件沒有壞,而且根本就不可能有問題。

PEN S的問題是‘快門葉片’(Shutter Blades)有很多油積,導致不能正常操作,底片拍攝至一半不能過片。Wong师傅說一般相機的‘快門葉片’是沒有油的,還問我是否滴油在那里。

乾淨俐落的講解讓我了解相機的問題,恍然大悟。跟我一同去的朋友是將老爸珍藏的Rolleiflex給师傅檢查,他和我一樣很佩服师傅的專業,和不欺瞞的態度。

值得一提是,Wong师傅目前的小店面座落在人潮很多的中心點,售賣新鮮出爐的蛋塔和糕餅。一個糕餅店的老闆,若不經朋友介紹,我絕不知道他也是維修老相機的師傅。Wong师傅說他以前有一間修理老相機的店,但是因為租金越來越貴,以及數碼相機當道之下,將店關閉了。

他使我想到武俠小說中,真正的高手是不輕易暴露身份的,也不隨便賣弄功夫。而他在同道江湖上的名聲還是鏗鏘有力,有問題的人會帶住‘武器’去拜見他。

這社會有太多不懂裝懂的‘專業人士’,為了賺錢而變得虛偽。如果你的老相機需要維修,請找可信賴的師傅,我可以電郵Wong师傅的聯絡號碼給你。

半格初体验

什么是半格相机呢?就是一格菲林被分割了一半,36张底片可以拍摄72张照片,所谓的half format – 18 x 24mm。我不是相机专家,所知道的只是最津津乐道的Olympus Pen相机。Pen系列相机有Pen,Pen S, Pen EE, Pen F, Pen D等等,一些来历和相机型号可参考这里

因为好奇及贪玩,所以全靠菲林达人诱惑和帮忙,我在农历新年前败了一架半格相机 – Olympus Pen S。相机生产于1960年,D Zuiko f2.8, 30mm镜头。他叫我先用FM2 + 50mm镜头自修目测距离对焦,估计距离多次准确后就可以开始拍摄了。

第一卷菲林出师不利,或许老相机许久未被呵护服侍,拍到大约20张闹情绪卡著了。我只好找专家维修,这一修,修了三个星期。之后重新来过第一卷,我拍得战战兢兢,因为对自己的目测距离和测光信心不足。

拍了很久才将第一卷拍玩,结果是室内的测光80%失败,曝光不足。测试在昏暗的灯光下拍的照片,宣告阵亡,须要知道更多室内测光的知识了。户外的拍摄成果还算有满足感,久违了的菲林。第一卷的测试结果:
..

生命の光
生命の光,树叶立正
..

树
树,望上看
..

喜气洋洋
喜气洋洋的古城小店
..

静静的,静静的...
希望之谷的生活,原本是宁静的,安逸的,静静的…
..

X-Ray of Leprosy Patients
在阳光下才能透射出X光片显示病人的骨头有扭曲
..

麻风病人的X光片
仔仔手上拿著的是麻风病人的X光片。
..

埋头工作
工人埋头工作,在草皮上修杂草
..

二月。花
二月。小花在墙头处盛开
..

静止
时间好像静止了,我被遗忘了
..

老树巨大
高高巨大的老树
..

曝光不足,挑选两张能看的室内拍摄成果:

洗手。盆
古董中国式洗手盆
..

灯。影
灯。线条错综复杂的影子形成一种图案

..

。。。。。。。

Olympus Pen S

Olympus Pen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