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輕便看拉薩

我的西藏之旅,除了一架數碼單眼相機,也隨身攜帶了兩架輕便菲林相機。它們的好處之一是體積小巧,可以放在外套的口袋里。我喜歡用它們來拍攝人物,更喜歡菲林呈現出來的獨特色調。在大昭寺和八廓街,我多數用輕便菲林相機拍攝,把很顯眼的單眼數碼相機收起。也許它們夠老舊小巧,幾乎沒有人視它們的存在。另一個輕便攝影便是用手機拍攝,現在的手機相機素質越來越好,還有一些Apps使照片呈現得更美。

分享一則趣事:在大昭寺外的廣場,我看到一位老外攝影師,對著一位西藏人,左手舉著反光板,右手握著單眼數碼相機拍攝人像。那位被拍攝的西藏人,當然是微笑讓他拍攝,然後討版權費--要錢。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帶反光板去旅行。

 


手持轉經輪,迎面而來的老人(八廓街)

Read more »

五體投地

在大昭寺周圍,到處都是西藏的信徒做五體投地朝拜,他們多數是中年人和老年人。
藏民最常做的五體投地朝拜(五體是指兩手、兩膝和頭),與佛教的五體投地有些不同。
我觀察到藏民五體投地的步驟大概是這樣:首先站著雙掌合十在額頭(掌中握著一串佛珠)然後移到胸口問訊,
接著雙掌按地隨之雙膝著地,身體滑向前伸直觸地,包括頭額觸地。
起身時由雙掌支撐身體緩緩起來,從雙膝著地(類似雙膝跪著)中站起來。
這些動作重復又重復,三拜、九拜、百拜…
他們的動作越來越熟練,也越來越快速,累了便稍微停頓休息一下再繼續。

這些動作,我在大昭寺外看了很多遍,心中有股感動,覺得他們的動作很美,連牆上的影子也美。
我深深感受到,宗教信仰的力量,強大的支撐著整個身體和心靈。

 


雙手合十朝拜。

Read more »

克服三件事

雲師弟的一句話: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看见马桶却不能bubu,痛苦到想死。

 

从西藏旅游回来后,许多朋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是:“西藏好玩吗?” 每次,我都会心一笑,回答朋友相同的答案:“不太算是玩,比较像是去看、去体验西藏的风景、古迹、人文及宗教。”

传说西藏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美丽又神秘,大家都想去探个究竟。但是高原反应却又令许多人害怕而止步,她的魅力讓人又愛又怕。当我终于可以踏在那片高原上,出发前就做好心理准备,需要克服三件事情,必要时豁出去,那么在旅途上,一切便随遇而安了。

我要克服的事情(一):高原反应。处于高海拔的西藏,氧气含量为平原的70%左右,高原反应是我们这些平原人比较担忧的。 在这之前我只到过最高海拔3150米的台湾“雪乡”合欢山,但西藏却有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及海拔4718米的纳木错在等我。为了预防高原反应,启程前兩天我便开始服食“红景天”胶囊,也阅读了一些相关常识。 Read more »

FACES


去西藏,必定會去拉薩。去拉薩,必定會到布達拉宮和大昭寺。

 

早上天一亮,天氣還冷,大昭寺外面已經聚集了許多前來朝拜的藏民。有的信徒,從外圍人來人往的八廓街一路五體投地膜拜到大昭寺。我曾經在喇嘛嶺寺試過五體投地三拜,這真是一個體力活,信徒們一個上午大概可以做五百次以上的五體投地膜拜吧!我相信他們唯有靠毅力和虔誠的心才能繼續支撐下去。

我喜歡大昭寺外面的氛圍,雖然人很多,但是停下來看看信徒們一個接一個五體投地的動作、一舉一動、各種表情的面孔,這也是一種“美”的觀賞。看著信徒們累了便坐下來喝水、偶爾跟旁邊的人說話,然後又繼續五體投地。有些大人把孩子帶在身邊,大人們一上一下的朝拜,孩子則在旁邊有樣學樣,或者自顧玩耍。他們的表情和神情,吸引了我的目光…

 

小孩跟著婆婆一起朝拜,有模有樣。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