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亞洲文明博物館

一月到新加坡時,走了一趟亞洲文明博物館(Asian Civilisations Museum)。入門票為成人S$5,我們花了將近兩個小時在裡頭,也來不及走完及看完所有的古物。皆因當時的特別展廳正展出主題展 – 《絕非東西 – 黑白照年代的亞洲人》攝影展,我們被19世紀經典的黑白照片吸引住了,花了比較長的時間在那部份。

博物館的歷史展品分別陳列在座落於Empress Place與Armenian Street的兩棟建築物內。我們參觀的博物館位於Empress Place,這座博物館共有三層樓,館內的一系列主題展覽廳,展示了印度、東南亞和伊斯蘭國家的文化遺產。博物館還特別以多媒體方式介紹新加坡及亞洲其他地區人民的生活與傳統,很有規劃及有效傳送知識。

博物館內允許手持相機拍攝,但是禁止使用閃光燈。館內燈光昏暗,參觀的當天,我見到幾個韓國遊客(起初以為是日本遊客)不理指示,使用DSLR+閃光燈拍照。我兩次走上前請拿相機的那位停止這動作,但是韓國老叔叔卻問回我一句:” No flash how to shoot?”,然後說了對不起就走開。之後在遠處,依然看到他的閃光燈在閃爍,多麼無奈(我)。

座落於Armenian Street的另一間博物館我還未有機會進去參觀,下次到新加坡時應該抽空去看看。還有其他讓我興趣濃厚要去參觀的包括紅點設計美術館(Red Dot Design Museum),我看過一些獲得Red Dot Design Award的商品,都具有卓越的設計概念和時代感。另一個則是新加坡美術館(Singapore Art Museum),是新加坡國家美術收藏品的大本營。

更多資料可以去遊覽新加坡旅遊資訊官方網站

..
在亞洲文明博物館拍攝的一些照片…

SEEING RED 紅色世界
特別展覽主題
..

SEEING RED II

..

苦力的生活
苦力的生活,泥陶小人像
..

書法
書法
..

Islamic Texture
A Way of Life. 一種生活形態
..

古門
古門,看起來充滿神秘感(可以穿越時空的錯覺)

絕非東西

哦,東方就是東方,西方就是西方,兩者不能交匯,
直至天輿地站在上帝神聖的審判席前;
但當兩個強大的人相對而立,
便再也絕非東西之分,更無所謂種族出身,
儘管他們來自地球的兩極!

摘自《東西方民謠》,寫於1889年
作者:Rudyard Kipling (1865-1936)

上個週末我到新加坡看五月天《真正的快樂》飆唱會,也第一次造訪了亞洲文明博物館(Asian Civilisations Museum)。博物館內的特別展廳正展出《絕非東西 – 黑白照年代的亞洲人》攝影展,來自19世紀經典的相館攝影。展出的肖像照大都是20世紀早期的黑白照片,由倫敦的Lafayette相館拍攝,其餘則來自新加坡G.R. Lambert & Co.的相館(1875-1919)。

。。

。。

Lafayette相館的相片是用保存在倫敦維多利亞輿艾伯特博物館的原版底片沖印而得。相片中的人物包括亞洲當時的高官顯貴、統治者、外交官和社交名流,他們大多都在促進歐亞交流方面扮演過重要的角色。

19世紀的攝影 – 由法國人Nicéphore Niéce於1827年成功拍出第一張照片以來,攝影技術不斷獲得改進。與此同時,隨著價格逐漸為大眾接受,肖像攝影迅速成為席捲歐洲各大都市及新加坡的一種風潮。人們為紀念各宗特殊的日子而到相館攝影留念。用肖像照製成的名片、明信片和收藏品在社會各個階層都有很大的需求。

。。

。。

從拍攝對象的着裝、佩飾輿姿勢,可以看出當時的流行趨勢。此外,它也告訴我們照片中的人物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希望以何種形象呈現在大家面前。

照片除了是寶貴的收藏品和能夠寄託情感的紀念品,還直接地記錄了不同時期的歷史、生活輿文化,因而具有無法衡量的價值。

我覺得這些20世紀初的黑白照片即珍貴又經典,以後我的結婚照,也要來一輯這樣的黑白經典,太有味道了!要不然找幾個朋友一起拍好了。

。。

“絕非東西,絕對向希”                     20世紀早期相館使用的照相機
。。

展出日期至2009年2月1日,身在新加坡的朋友,別錯過這個珍貴的展出哦。

資料取自:《絕非東西 – 黑白照年代的亞洲人》展廳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