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甲板

这个沉静的小镇有个很特别的名字 – 甲板(Papan)。

甲板是一个很老的小镇,在霹雳州近打县(Kinta Valley)内,靠近华都牙也(Batu Gajah),布先(Pusing)及怡保(Ipoh)。

CP说:“带你们去看沧桑的甲板。”

我们路经此地已经接近傍晚时分,初次来到只能匆匆在街上看了部分面貌,没能深入看看甲板居民的生活。看到大街上部分已被荒弃的废屋,树木和墙壁环生在一起达两层楼高;也有被大火烧过的废墟。

..

传统老屋的窗户,和在电缆上休息的鸟儿,一片祥和的时光。

甲板的窗户

..

甲板马华公会和居民。

甲板马华公会

..

被遗弃的废屋,树木杂草横生。

废屋

..

一排被遗弃的废屋中,有一间是有人家居住的,但是屋顶和窗口也是很破旧。

人家

..

另一间废屋的墙壁和窗口,看到的是经历岁月洗刷的痕迹。

老老的窗口

..

下面几张照片是正片 (Slide) 负冲 (Cross Processing),出来的颜色效果是意料不到的强烈和颠覆。墙壁被染上了一层朱红色,成了“赤壁”。幸好有蓝色的人漂亮的点缀了画面。

A town through the ages

..

进入一间废屋,看到满地苍夷;这是靠近后院的部分。

Dilapidation

..

被烧毁的的墙。

灰烬

..

我希望有机会再去甲板和其他小镇走走看看,希望不是太久远以后的事。

有些東西,你以為不見了,過了一段日子,它卻突然跑出來了。

2007年11月11日到“希望之谷”參與“健步重陽”那天,我大意的忘了帶D80的電池,但幸好有FM2在身邊。一卷底片拍完了,沒有立刻拿去沖洗,之後它就在房間里失蹤了。那時我住的房間超小,小件的物品都收在盒子里,日子久了,我也忘記甚麼東西放在哪個盒子里,這卷底片也慢慢沒有希望了。直到上個月初,翻箱子找東西時(我已經搬家了),那卷底片出現了!在一年多后重見天日了。

翻土、澆水、種草、拔掉雜草、除草… 乾淨俐落,沒有馬虎。對了,腦袋里的煩惱也要記得定時清除才不會生草。

..

一整片绿色
一整片綠色,對眼睛很好
..

泥土
準備用來種草的紅泥土
..

工人
工人把泥土鋪好,正要澆水
..

废屋利用
废屋利用
..

雜草要除
雜草一定要拔掉…
..

割草
割草工人,維持環境整潔

天后宫手动摄影行动

天后宫的手动摄影行动过了六天,胡某GanSam幽子司徒都把照片贴上去了,我是最后一个,今天终于领取了照片,选了一些扫描后放在这里。因为当天是自由题,所以我拍摄的多数是人、物、景的照片。

菲林手动拍摄:

抽签

对望

龙凤呈祥

无精打采,各忙各的

被遗弃的木马

让你歇息

DSLR手动拍摄:

幽游

夜景

大红灯笼

还有其他照片请click这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