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2

西藏:喇嘛嶺

 

清晨的飛機從成都機場起飛,降落在林芝機場,是我們抵達西藏的第一天。雖然睡眠不足,我們依然帶著歡愉的步伐走出機場大廳,那種終於踏入西藏的興奮心情不言而喻。前來迎接的導遊和司機為我們獻上哈達,上了吉普車,車子一路開,在江河匯合處(雅魯藏布江與尼洋河)停留了一陣后,早上十點鐘,我們來到了西藏第一間廟宇:喇嘛嶺。

喇嘛嶺寺被森林包圍,依山傍水,環境幽靜,在這里修行是不錯的選擇。這天是十月二日,是中國的公假,前來膜拜的藏民蠻多的,但不至於擁擠。寺內供奉了蓮花生大師和釋迦牟尼佛的塑像,還有一些遺跡和精美的壁畫。喇嘛嶺寺有幾層高,通往高層的木製階梯,只容納一個人的寬度,上下斜斜窄窄的樓梯要小心翼翼,一失足可就不得了。

參觀喇嘛嶺寺完畢,離開前,導遊指導我連續做三次五體投地膜拜。只是三次,我也感覺有點吃力。想到藏民們每天做無數次、一年計算下來可能做百萬次的五體投地膜拜,小女子我只有滿滿的佩服。

從喇嘛嶺寺走出來,導遊和我便看到一段小插曲。一只體型壯大的野山羊站在門口不願離去,擋住了民眾的去路,大家只好避開它繞路而走。一會,看到它用雙角撞向靠近它的藏民,力道不輕也不重,雖然野山羊看似要跟民眾玩耍,但那是很危險的。

寺內不允許拍照,我只拍攝了寺外的一些人事物。

 

抱住愛犬如抱著孫子的老人。
Read more »

我的新年是這麼過的

今年的新年很龍馬精神,五個大小聚會下來,見了許多朋友和老同學,過了個歡聚年。
有第一次見面的朋友,也見到十多年未見的老同學。老同學說我樣子沒變,不知該驚或喜。
而幾十年來不間斷的年初二家庭大聚會,今年在表哥姨姨舅舅們決定上金馬倫過年而改寫了。
沒有聚會的時間里,我都是宅在家納涼。

 

年初一北馬派派溫馨小聚

 

年初三。許多離鄉背井的的老同學,大多數都在檳城、吉隆坡及新加坡生活(合照的人數不齊)。

 

年初四北馬派派一日聚,乘搭新纜車上去久違的升旗山,是我高中畢業後未曾踏上的地方。
下山後,終於有機會到“月樹47”,是間環境和設計樸實美麗、咖啡也不錯的咖啡館。
也再次去了姓氏橋,在姓周橋遇到周大姐(09年的橋裝藝術祭,我寄宿在她家)。


在姓陳橋看日落、看飛機划過天空、拍照,這感覺良好。


這視頻很棒!謝謝老賢的用心拍攝和製作。

這天吃早餐時,神秘人老賢給了我一個驚喜,他把幫我尋獲的一張舊專輯送給我,讓我提早收到生日禮物。
謝謝謝謝。。。

 

由於年初五下午便啓程回吉隆坡,這天早晨,我帶著相機步行到離家不遠的河邊公園走走。
每每都是經過,多年不曾走進來這裡,如今小公園已經變成大公園,萬象已更新。
沿路從公園走到老市鎮,在太陽底下走了一個小時,也拍了一些照片,直到雙腳感到疲累了才回家。

 

新年快樂。祝願我們的2012美好!幸福來。

一組照片,幾只大象

我喜歡這組照片。
回憶當時,我請朋友替我和大象照相,因為“大象希聲”(大向希聲),大象也是我的部落格標誌。
朋友準備按下快門時,告訴我來了一個小男孩站在大象背上,我說沒關係就順其自然的把他納入構圖中吧!
小男孩發現了鏡頭,笑得很燦爛。
後來,我說不如我們來扮大象吧!(雖然扮得不像)卻不知又多了一個小男孩坐在大象背上。
再後來,他們的朋友也加入一起玩了。
我以為畫面會出現五只大象,後來看回照片,發現其中一只蛇混在象堆里。不過,這畫面還是很有趣的。

 

nepal

nepal

nepal

nepal

 

2009年11月28日在尼泊爾古城巴德岗(BHAKTAPUR)拍攝的照片。
photo by Sengkit

深刻的大提琴樂章

2009年看《送行者-禮儀師の奏鳴曲》/《Departures》時,我在戲院里感動得眼淚稀裡嘩啦,其中也不乏笑中帶淚。過了許久的日子,電影里一些畫面可能會忘記,但那首讓人難於磨滅的曲子不時從我的腦海里跑出來。大提琴的奏鸣像是有魔咒般,讓我想念它的旋律時,便按下iTunes里的音樂。久石讓的音樂創作,為這部電影居功不少。中學時曾經學過古典鋼琴樂,至今一直記得Violin, Viola, Cello, Double Bass是一個家族,只是沒留意到Piano配Cello可以動聽到如此。真的太好聽了,希望它也能感動到你。

 

小林大悟和Cello

 

 

電影主題音樂 Okuribito (Memory)

 

舊文章:送行者-礼仪师の奏鸣曲

《送行者-禮儀師の奏鳴曲》/《Departures》:2009第8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我最愛日本電影的細膩和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