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ly Archives: 2009

我讀《目送》…

目送

..
「龍應台」是真名,不是筆名;她的父親姓龍,母親姓應,是離亂中第一個出生在台灣的孩子。

今年的「海外華文書市」,我不敢買多書,只買了龍應台的《目送》、《看世紀末向你走來》及《人在歐洲》(當時《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還未開始售賣);還有24位旅人的《我的私房地圖》。

這幾個星期,我在閱讀《目送》及有關尼泊爾的書籍。《目送》共有七十四篇散文,寫父親的逝、母親的老、兒子的離、朋友的牽掛、兄弟的攜手共行,寫失敗和脆弱、失落和放手,寫纏綿不捨和絕然的虛無。

第一篇“目送”的末段就寫到身為父母的感受,“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嗯,這樣的情景,在我和哥每次回家時都會出現。我們準備從家鄉啓程回來吉隆坡的一刻,大家揮揮手說再見,媽媽總是站在門口目送我們的車遠去。

細膩的文字刻劃深深的感情,我一邊閱讀,一邊感動。第十四篇散文「– 寄K」,談及十五歲少年自殺一事的感受,龍‘阿姨’說:「在我們成長的過程裏,誰,教過我們怎麼去面對痛苦、挫折、失敗?……誰教過我們,在跌倒時,怎樣的勇敢才真正有用?怎樣的智慧才能度過?跌倒,怎樣可以變成行遠的力量?失敗,為甚麼往往是人生的修行?何以跌倒過的人,更深刻、更真誠?我們沒有學過。」

讀到這里,有所感觸,眼淚流下來了。從小,我們在學校接受的教育都是在說教,要成為好孩子,要成為好學生,要成為成功人士,要成為有用的人,不要做社會寄生蟲等等。我們沒有學過怎麼去面對痛苦、挫折、失敗,或其他負面事情。當負面事情發生時,會覺得很痛苦,很無助,很煩惱,不懂如何應付。

有經歷過的人,靠本身的經驗可以提供給我們參考;我也相信宗教信仰可以助一臂之力。跨過去了,會更勇敢和堅強。跨不過的,就沒了。。。

《目送》還未讀完,今晚繼續…

明晚將會見到龍應台本人,她來了馬來西亞,在新洲日報總社禮堂有個講座。我一早已经報名,现在預留位置已滿了。

期待中…

道聽圖說:傳統老行業

光明日报副刊。02.11.09

..

我,阿學及Doris三個人(很巧,都是北馬人)各兩篇圖文,星期一至六輪流出現。十天前我將試驗文章發給阿學,讓光明日報副刊“好評”版主過目。聽說是11.11才開始,今早朋友閱讀報紙后,開心的捎來了短訊,我才知道這‘驚喜’,在今天正式開始了…

這張照片之前未曾在我的部落格和Flickr發表過,用Yashica Electro 35 GTN拍攝,菲林是DNP Centuria 200. 文中提到的木凳子,就是《同一陣線》里的第三張照片。

一步一步來,把握每個機會,發掘更多我可以做的事。

留意光明日報副刊哦,呵呵。
..

。。。。。。。。。。。。。。。原文(繁體)。。。。。。。。。。。。。。。

在馬六甲的打铁街及豆腐街走著,我們發現了在小巷內製作木桶的老人。老人已年過八十,動作依然俐落輕快。他製作的木桶在街里很有名,閒來無事也會到處收集別人丟棄的木料,釘製成其他東西,而我們就各自買了木凳子回家。

木桶製作業和許多傳統的老行業一樣,經營者都已經漸漸年老,他們大多面對手藝後續無人的窘境。孩子沒有興趣繼承父業,也絕少年輕人願意花時間和耐性研習艱辛的手藝。

傳統老行業不敵時代的變化和競爭,成為“夕陽工業”,將會有消失的一天。希望稀有的傳統老行業,全部被納入“非物質文化遺產”,讓“夕陽工業”的手藝得以傳承下去。不然,後人只能從照片了解而已。

THIS IS IT

this-is-it-poster

..
从小就认识谁是Michael Jackson。

全世界的音乐人和舞蹈员梦想与他合作,一起站在舞台上。

所有人被他的舞台表演折服,却忘了原来他也是一个厉害的音乐创作人。
许多很红很经典的歌曲如”Beat It”, “Black or White”, “Heal The World”和”Earth Song”,都是出自MJ的创作。

《This Is It》虽然是一个演唱会彩排纪录,却比許多正式的演唱會专业和完美。
50岁的MJ和舞蹈员在舞台上的爆发力,让人忍不住想要拍手呐喊。
看演唱会是不能如此冷静的(我小小声的鼓掌了)。
MJ对音乐和表演的要求完美,严苛的达到自己的想法,令人佩服。
King of Pop的地位无人能取代,也无人能媲美。

喜欢音乐的人一定要去戏院观赏《This Is It》。
电影结束后别急着离开,等待字幕上完了,還有大約30秒的片段呢!
(发现九成的观众习惯在字幕一上时就急着离开戏院,殊不知现在很多电影喜欢在字幕完毕后来个小惊喜)。

p.s. 走出戏院时,说好要写一篇观后感的。

豆原的冰酿咖啡

冰釀咖啡 V

..

第一次聽聞冰酿咖啡(也稱冰滴咖啡)和冰釀咖啡的做法,是在“面子書”看到fox的照片介紹一個大型冰釀器。我帶著躍躍欲試的好奇心,和充分的心裡準備,應邀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六下午,初次到訪位於吉隆坡邵氏廣場后角落邊的“豆原”手工咖啡館。

我到達豆原咖啡館時,fox雙兒兩位愛咖啡的人已在那兒等我了。一坐下來,很快就有兩份三文治午餐送上,一份是雙兒的,一份是讓我喝咖啡前填飽肚子的(fox在我塞車的途中先點了)。而fox也點了一塊店里很有名的芋頭蛋糕,味道恰好不太甜。

咖啡師先讓我們輪流試一小口不加糖的冰釀咖啡,我們也接受了這樣原始的味道。用高腳杯喝冰釀咖啡是很優雅的,三根手指握着杯腳,好像在喝一杯美酒(其實我也不懂酒)。杯中盛着一粒咖啡冰,咖啡師再把咖啡倒入杯中。

冰釀咖啡的濃度為一般咖啡的2~3倍,類似義式咖啡的濃度,原因是經過長時間萃取及發酵后的咖啡都是精華了。我們喝的是“瓜地馬拉”單豆(單一種咖啡豆)冰釀咖啡,味道微酸,口感香醇而不澀。一杯冰釀咖啡,我細啜慢嚐了大約3個小時,讓咖啡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

..

冰釀咖啡 IV

..

冰釀咖啡 I

..

豆原的老闆文心:“冰釀咖啡的做法看似簡單,卻是考驗耐力的,因為這是以時間來萃取咖啡的方式。當咖啡粉安頓在中壺,水和冰交融於上壺時,咖啡開始與時間廝磨,然後一滴一滴的從上壺滴下,流經中壺新鮮研磨的咖啡粉,再經由旋轉玻璃試管來到下壺。豆原的大型冰釀,以25杯為基準,萃取時間為8小時至12小時,下雨天室內外溫差大,還會不一樣。那樣悠長的時間裡,咖啡風味完整釋放,咖啡含有的醣類成份引起發酵;那就是冰釀似酒般迷人的主因。”

..

大型冰釀器

..

冰釀容器

..

我不是一個無咖啡不歡的人,一直以來都對咖啡因“過敏”,原因是會導致“失眠”這傢伙找上我。雖然不能常喝,但我很喜歡咖啡的香味,可以形容它是空氣中“幸福”的味道。沒有情人,三兩友好在咖啡館坐了一個下午,也是可以渡過一個愉快的星期六。

當晚,不出我所料,我失眠了,精神翼翼的甚至可說是心情亢奮,直到清晨六點鐘才能入眠。嚐了一次冰釀咖啡,滿足了好奇心。下次我要嘗試文心推薦的“玫瑰拿鐵” (Rose Latte),個性溫和的咖啡。

..

冰釀咖啡 II

..

Yummy yam cake

..

半杯冰釀咖啡

..

相關文章:浪漫的影 / 咖啡館的“動靜”

p.s. 謝謝fox的請客,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