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ly Archives: 2009

生活的藝術

芷若曾在她的部落格寫過Art of Living課程和古儒吉大師
我不是很了解,之後再聽她解說一些,我決定去上初級課程(Part 1)。

初級課程結合了自省的靈性智慧、瑜珈、古老的調息法、靜坐、淨化呼吸法等等。
6天的課程因為其中一天導師要開會,縮成5天課程。

課程的第二天,我徹底體會了芷若形容的感受。
“我感覺到好久沒有的心情放鬆。身體,從深層感覺到的放鬆。喜悅”
可要好好留意呼吸,關照自己的身體。
嗯,做淨化呼吸法時,我被身體釋放出的深層壓力和情緒震撼了。
是一個很棒很舒服的感受,精神翼翼,放鬆自在。

八位同學中年紀最大的是五十多歲的安娣,
經常要洗腎的她因為生病而悶悶不樂。
來了這里上課,她每天都笑說很開心可以和一群小孩子在一起。

今天是課程的最後一天,組員們分享了有笑有淚的故事。
課程結束后同學們和導師及義工互相給了擁抱。
聊天吃水果的當兒,大家交換了電話號碼,相約一起上團課和其他課程。
才帶著交換的禮物,吃不完的水果及滿滿的喜悅回家。

p.s. 芷若,請妳喝感恩茶去~

米兔

我家米兔遇到阿學的小白兔

我家的米兔,遇到阿學的小白兔,它們在晒太陽…
蘿蔔太小根,不夠分給米兔吃啦。

..

那天帶了米兔一起出門。我外拍時偶爾會拍幼稚的東西,歡喜就好。

玩具相機拍玩偶, Fujifilm Proplus II 100, 跟隨“攝行狂”到瓜拉古樓外拍。

辽阔海景

槟城海景1号

..

槟城海景2号

..
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一片辽阔的海景。
渔船、渡轮、槟威大桥、山、公寓、蓝天、白云。
黄昏时分,也可以看到美丽的金黄色夕阳

Panorama摄于槟城姓周桥。

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讲座


聆听读者发问的问题。
..

星期六晚上7点钟,龙应台在新洲日报总社礼堂的讲座已开始满座。我和Jeffrey的座位在台左边最后一排,很遥远的位置。我想近距离看我喜欢的作家,主办单位也因为座位不足,让读者席地而坐在台的周围,这正好满足了我的希望。

我们的位置移去了台下正中央,龙应台站在台右边演讲,和我们的距离是两步。这么靠近的距离,用50mm镜头就可以拍到她了,但是我没有带。

讲座在7点45分开始,龙应台主讲的题目是《大江大海1949》,若你阅读这本书就能了解更多。《大江大海1949》已成为一些老师的教科书,影响了很多香港的学生,开始自动找家里的父母,祖父母或外公外婆做口述历史纪录,了解他们的年代发生的事情。这是令老师们惊讶的现象,我也在想,我们也应该开始做些什么,把上一代的记忆留下来。

现场除了演说,她与我们分享了几个短片,是她采访与她同年代的人物,或在1949前后几年满18岁,被逼迫当兵上战场,有相同悲凉遭遇的人物。这些有故事的人物,为《大江大海1949》做的口述历史纪录。他们有一个共同点,说到与父母分离的那刻(那时并不知道会是最后一面),全都情感崩溃了。

龙应台也说到,她很希望把马来亚同一时代的那一段相同遭遇写进书里,但是她做不到。台湾有《大江大海1949》,她希望马来西亚也有自己的大江大海,并由本地作家书写。

..
龙应台说《大江大海1949》II

龙应台说《大江大海1949》III

演讲完毕,问答读者问题的时间。
..

演说完毕后,是让读者发问问题的时间。一些读者的发问令人啼笑皆非,铺陈了一大段后还没进入问题,大家开始皱眉头,主持人忍不住要发言了,才说:“其实我想问的问题是……” (其实你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哦)

发问的人还有几个奇怪的状况:有人只说自己的感想而不是在问问题;有人问的问题不是问题;有人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有人问假设性问题;有人问台湾与中国的政治问题;问问题没有单刀直入或一针见血。

呵呵,虽然是难为了龙应台教授,但她还是懂得见招拆招,礼貌的一一回答,博的全场的掌声。如果你阅读了《目送》,更应该阅读《大江大海1949》,这是向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致敬的一本书。

问答环节结束了,热情的读者们拥挤在台上,拎着书本准备让龙应台签名。主办单位说每人只限签两本书,我手上有四本书,只好选了《目送》及《大江大海1949》让她签下名字,和写上我的名字。

..
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签书
..

走出会场,外头下着雨,一位大叔在屋檐下滔滔不绝的批判政府,其他大叔和大婶七嘴八舌的也说了一些话。这次,我很肯定的听到,他们不是在批判我们的政府。

小小插曲:
讲座开始前,突然一个迟到的小姐杀了出来,坐在我的前面(台上,台的高度只有一个阶梯之厚),挡住我可以拍照的视线。她明知故问:“我会挡到你吗?我拍一些照片就走了,不会很久的。” 既然小姐你说不会很久,我就不好意思拒绝。

结果,那位坐在我前面的小姐,坐到讲座结束才离开。期间她不停举高双手拍照,录影及抄笔记,还脱了鞋子,露出短短的黑丝袜。小姐她骗了我对她的相信,并没有只坐一会儿就走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