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9

舞踏新娘

“漂亮的新娘子,走失在嘘嚷的人群中,出现在你我的身旁。这时的你可以与她近距离的接触。”

Beautiful brides lost in a rowdy crowd, appearing in our midst. At this moment, you can be connected with them at close distance.

..

butoh bride

..

上一篇谈了《寿板舞踏祭》(nyoba kan butoh festival 2009) 的摄影展和李瑞强的开幕表演,这一篇来分享第一个舞踏演出。8月2日下午,这场在PJ Jaya One的户外演出取名《舞踏新娘》(Butoh Bride)。

整个表演让我惊喜的是舞者不只注重在舞蹈部分,他们跟公众有很多近距离互动的机会。表演是富有概念性的,就像办了一场婚礼。一开始是商场外不断响起车笛声,一辆白色的新娘车到达。大人陪同一位小男孩打开新娘车门后,五位“新娘”一一从车上下来,接过气球并绕著新娘车开始了表演。

“新娘”们随著音乐一路走向广场的中央,他们吸引了群众的目光,这当中包括部分是不知道当天有《舞踏新娘》演出的人。途中“新娘”们各自和围观的人群展开近距离互动,我看到一些观众的脸上流露出惊喜的表情,尤其是小孩们特开心的。

在大约45分钟的表演过程中,发生了一段有趣的小插曲。在我身旁有个胆子很大的小孩,拿著气球走到舞者群前观望,偶尔随著音乐摇摆,逗趣极了!小孩突然而来的举动一时成了焦点,让大家发出会心一笑。小孩的踩场并没有影响表演,仿佛是临时加入的表演段落,而舞者们继续忘我的扭曲肢体和表情。

表演结束的那一刻,舞者们脸上的表情立刻松懈下来,露出微笑。大家都很享受星期日下午这一场绚丽的奇异艳遇,给于热烈的掌声。

..

When a kid kiss Butoh Bride

小男孩轻轻的在‘新娘’脸上献上一吻。

..

Butoh Brides

五位新娘排成一阵线,跨过红色‘门槛’。

..

Butoh Brides in discussion

议论纷纷…

..

When a kid meet butoh brides

小孩和舞踏新娘的奇异艳遇,不怕生的他在舞者的面前摇摆着。

..

牵起裙摆

牵起裙摆…

..

Butoh Bride in red hair

其中一位舞踏新娘的妆扮,鲜红色的假发非常抢眼。

..

Butoh Bride in RED

扭曲…

..

Butoh Brides

扭动…

..

Butoh Bride with flowers

送你一束美丽的花朵。

..

When a kid meet Butoh Bride

好奇的小孩,近距离望著舞踏新娘,形成有趣的画面。

寿板舞踏祭

butoh
视觉的刺激传递到内心,颤抖随之加剧。
内心之外包裹着一层由“业障”制造的坚壳,这种颤抖正是自我突破坚壳的力量。
当舞踏感染你的时候,你正是直面自己最纯净的时候。
—陶蕾(中国北京摄影师)

..

《寿板舞踏》是马来西亚唯一的舞踏团体,团员只有李瑞强(艺术总监), 丘冠南和张忠勇三位。去年2月,他们三人到日本京都和东京展开‘舞踏寻根之旅’,走访了多位日本舞踏前辈。回国后他们决定举办大马有史以来第一个以舞踏为主题的舞蹈节,《2008寿板舞踏祭》。

今年八月,《2009寿板舞踏祭》再次举办,一系列舞踏表演就从八月的第一天开始。舞踏在马来西亚并不新,但许多人对舞踏感到陌生吧?我也是初次认识舞踏,先简单介绍什么是舞踏。

舞踏(Butoh)是1995年由日本人所开始的一种表演形式,一种有违常规的舞蹈技巧,土方巽(Tatsumi Hijikata)和大野一雄(kazuo Ohno)是开山鼻祖,但风格却迥然相异。舞踏的表象往往是狂野、荒漠、扭曲,唯美又丑陋,它的技巧一向来具争论性,因为它抛离主流的舞蹈形式和观念,冲破世俗,直面生命本质感受,释放原始内在能量。

8月1日下午3点种,《兰若无相》陶蕾舞踏摄影展–李瑞强北京舞踏记实,在彩蝶轩向艺画廊开幕。摄影展正式开幕前,李瑞强表演了一段大约20分钟的舞踏。那是我第一次见识这类表演艺术。肢体节奏从开始的慢而静,轻而柔,转至浑身是劲,强而有力。

后半段的表演我吃惊得张开大口,完全折服于李瑞强的表演。肢体变化似妖似兽,脸部表情变化歇斯底里、眼神似空似怒,完全是内心层面的表演。这是一种感染力很强的表演艺术。从李瑞强的舞踏中,我亦感受到了禅、太极、和瑜伽的融合。

确实的,舞踏需要柔软和丰富的肢体变化,学习瑜伽是必须的。当天的开幕人就是李瑞强的瑜伽老师-Guru Manoj Kaimal。

.. Butoh 2
photo by 陶蕾 ..

看过李瑞强的演出后,我才突然记起,早在十年前已听过《寿板舞团》。大约六年前在Bangsar购物广场的The Actor Studio看过《白蛇青蛇恩仇记》舞剧,缪常青演“白蛇”,而李瑞强演出“青蛇”一角。

《寿板舞踏祭》的宣传卡是这么介绍李瑞强和舞踏 – 他整合了许多先人的技法与个人领会,他的舞踏理念是重塑变态的身体与心灵层次,透视人们求生欲死的内在层面,是超越肉身的灵性表达,是一种残酷的自我解剖,也是表演和自省的修行方式。 通过舞踏更诚实的展现肢体与心灵深切的互动,流畅的体现奇妙,神秘,甚至天人合一的有机状态。又或者是一种歇斯底里撕心裂肺的经验。这是一个净化过程。这时舞者与观者皆会获得能量的转化与疗效。

表演结束后,我认真的看了几回陶蕾的摄影作品,那是与表演艺术(李瑞强和舞踏)结合,视觉强烈的记实摄影。之后我与几位朋友亦买了22/8/09的票,观看来自日本的和粟由纪夫(今年已60岁),和大马丘冠南的舞踏。

当天我没有携带相机,因为摄影展之后要去观看《纵贯线》演唱会。我只用了手机拍摄/纪录李瑞强的一小段表演,无法在这里分享。

..
《兰若无相》陶蕾舞踏摄影展–李瑞强北京舞踏记实
日期:01 August – 09 August 2009
时间:12.00 noon – 7.00pm
地点:Shian‘s Art Gallery 彩蝶轩 – Lot 3 -056 3rd Floor, Endah Parade, Seri Petaling, Kuala Lumpur.

日期:03 August – 16 August 2009
时间:12.00 noon – 7.00 pm
地点:KLPac Lobby – Jalan Strachan of Jalan Ipoh, Kuala Lumpur.

..
长达一个月的舞踏祭内容丰富,其中包括摄影展,演出和舞踏工作坊。如果你有兴趣亦知更多《寿板舞踏祭》的内容,可到《寿板舞踏》官方网站按图放大看。
..

p.s. 《舞踏新娘》(Butoh Bride)8月2日已经在户外群体演出,下篇我会分享一些照片。

8月1日的時光隧道

Super Band KL Station Concert 2009
手機拍攝(素質不好)
..

8月1日,車聲隆隆,縱貫線的列車來到了吉隆坡站。
出發了!“亡命之徒”的歌聲嚮起。

唯有身在現場看演唱會,才能真正感受到熱情,感動和痛快。
一首接一首越舊的歌曲,像一道時光的隧道把我們帶入回憶里。
也許你回到了十年前,也許你回到了小時候。

李宗盛-凡人歌,當愛已成往事,鬼迷心竅,寂寞難耐,我終於失去了你…
羅大佑-鹿港小鎮,歌,光陰的故事,戀曲1990,你的樣子…
周華健-花心,怕黑,有沒有一首歌讓你想起我…
張震嶽-分手吧,我要錢,自由,再見..

四人當中羅大佑的年代離我比較遠,他有許多作品發表於我未出生前輿小時候。
我以為不熟悉他,卻原來有很多歌曲,一直都藏在我的記憶里沒有消失。
歌曲一唱出來的感動,眼淚竟在眼眶打滾。
《歌》好像曾經聽過,也好像沒有聽過,但是旋律很熟悉,徐志摩的詞寫得很感性。
《光陰的故事》是高中時,老師教我們唱的歌曲(老師的偶像是羅大佑)。
《風兒你在輕輕的吹》是小學時看過的電影中的歌曲。
《戀曲1990》在我中學時到處可以聽到。

原來最殺死青春的人是羅大佑,讓我在懷舊。

..
Super Band Fans Club
演唱會開始前,昇杰的朋友星仔替我們從樓下遠處拍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