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9

傷心咖啡店之歌

zhu-shao-lin-boks

..

花了三天,其中一晚熬夜到凌晨五點才捨得放手去睡覺。讓人如此欲罷不能,是朱少麟在1995年11月完成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傷心咖啡店之歌》,約二十多萬個字。

「傷心咖啡店深藍色的燈光存在於城市最晦暗的角落,一閃一閃,向每一個傷心苦悶的人招手。」

在這本小說中,朱少麟探討了很多關於人生的方向、困惑、自由、自我主義、理想、同性輿異性之間的感情及友情等等。作者寫了很多讓我印象深刻且反覆思考的文字,絲絲憂愁中透露著要尋找解脫……

書中主角們的想法和對話,我抄下了印象深刻的做語錄。

馬蒂:
“讓自己在社會上定位。多少人因為這句話,同時就讓自己在生命中定格?”

“讓自己的生命內容量化、規則化、細節化、紀律化、社會化、機構化、機械化,然後,所有的事情就會變得簡單了。”

“有時候真想全部拋開,既然不喜歡一般人典型的人生觀,那為什麼不跳出來,走一條全新的、沒有人走過的路?辦不到。一方面怕自己會餓死,一方面又怕那路上的荒涼。”

“不管人與人之間有多少仇視對立,最後得勝的,只有時間,時間會慢慢收拾雙方,一個先,一個後,終究都歸於塵土,塵土哪來的仇恨呢?”

“ 而比可怕更可怕的情緒是對自己失望。馬蒂想到明年她就要滿三十歲了,對於一個城市人來說,三十歲是一種意義非凡的里程碑,如果到了這個歲數,還沒有經營出一個堂皇的身份,一個擲地有聲的工作,那麼這個人就要被宣佈是個不長進的、社會適應不良的、混不好吃不開的次級品。這是馬蒂正要遭遇的處境。”

。。。。。。。。。。。。。。。。。。。。。。。。。。。。。。。。。。

琳達(馬蒂的同學):
“我自顧不暇,我忙著製造樂趣來填補我的生活。….我想我們是都太寂寞了,為了不要被寂寞壓垮,我們做了很多傻事。…之後接連換了七八個男朋友,覺得還是寂寞。”

“ 我知道我的行為太放蕩,但是我就是要跟大家的刻板挑戰。這是我的生命,我的生活,我為什麼要去管別人滿不滿意?….我忙著製造樂趣來填補我的生活…… 我後來在書上找到了一個名詞,叫做社會適應不良症,….我打從心裡孤立,我瘋了一樣在尋找,尋找一個不存在的,誰也不侵犯誰,誰也不管誰的世界。當然我找不到,所以我不顧一切的更加放蕩,想要侵犯每個人的人生觀給我做補償。”

。。。。。。。。。。。。。。。。。。。。。。。。。。。。。。。。。。

海安:
“人們一般能認可的工作,是既有的歸類下的產物,要有身份,有名銜,有收入,最好有清楚的作息週期,具體的產出或成績,然後人家才認為你是一個有工作的人,才認可你的生活。我們都被社會機器異化了”

“我常常想,就是我們生活的環境太跼踀,才讓人人都變得這樣你爭我奪,爾虞我詐。人真是奇怪的社會動物,互相需要,又互相壓迫,就像哲人說的,一群擁聚取暖的刺猬。”

“…. 大家窮其一生賺取金錢,好劃下在社會中的地盤。財富多的,領域充裕,志得意滿不怕進退失所;財富少的,仰人鼻息倉倉皇皇,如同無地自容的孤獸。人群越擁擠的地方,追求財富的慾望越明顯,只因為那求取地盤的慾望越迫切。賺錢機器,人最後變成了賺錢機器,被自己的領域慾望所驅動,身不由己。”

“ 你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你拋不開這裡的生活?你想說我們從小被教養成社會機器中的一環,一個螺絲釘,脫離這個生命體你就失去了所有依據?你想說從讀書開始到大學畢業你已經融入台北,在台北落地生根是條不歸路,結果變成了放棄台北也是條渺茫的不歸路?你害怕一旦放手,萬一後悔了卻回不了頭?你不想跟旁人比賽,可是整個生活本來就是一場瘋狂的競跑,你不跑了又不甘心做個落隊的人?”

“問題還是一樣,你太在乎別人的認同了。當你說你不自由時,不是指你失去了做什麼的自由,而是你想做的事得不到別人足夠的認同,那帶給你精神上或道德上的壓力,於是你覺得被壓迫,被妨礙,被剝奪。馬蒂,翅膀長在你的肩上,太在乎別人對於飛行姿勢的批評,所以你飛不起來。”

。。。。。。。。。。。。。。。。。。。。。。。。。。。。。。。。。。

吉兒:
“黑暗並不能造成陰影,光亮才能。”

“ 你們的論調有嚴重的自我主義問題。要知道極端的自我主義是最頹廢的。你們的生命被社會滋養,卻不願意對社會做任何回報,還媽的侈信你們靈魂中的清晰就是對社會最大的回報。要做午樣的人當然隨你的便,但是在享有們的極端自我時,不要忘記你們的自我得來自別人的自律。沒有別人對會的建設性,你們連頹廢的屌分都沒有!自由的前提是群體足夠的自律,融入社會倫理的生命!”

。。。。。。。。。。。。。。。。。。。。。。。。。。。。。。。。。。

馬楠:
“讀法律是爬到社會巔峰最快的途徑。從小到大我所有的讀書過程都在學怎麼爬到別人上頭,怎麼去贏。學校裡是這樣,社會也一樣。社會裡比較的是財富,我不覺得做一個有錢人有多高尚,可是那比較有樂趣,至少有不必再屈已從人的樂趣。這個世界的度量衡是錢,我想通了,既然生存的是這種環境,那只有盡量做一個強者。你改變不了制度,只有征服它。”

。。。。。。。。。。。。。。。。。。。。。。。。。。。。。。。。。。

推荐作者其他作品:《燕子》,《地底三万尺》

後記:這篇寫於2006年12月21日,曾經上載在我的舊部落格的閱讀觀後感。修改部份文字后重新貼在這里輿大家分享。今天看回語錄,還是會對自己發出問題,而答案就在心裡。每個人有不一樣的際遇,造就不一樣的人生。每個人的想法,要求和步伐等等也會隨著不同的人生階段改變。或許你很幸運,在很年輕的時候擁有了一般所謂的幸福;但請不要用自己的一套價值觀來評論別人的人生,問一些讓人難堪的問題。

..

刻字師傅

輿篆刻師傅交談中

..

在馬六甲雞場街 (Jonker Street) 的小巷走著,我們來到了打鐵街,
這條街的老店尚有一些傳統的老行業。
我看到不遠處一間不顯眼的老店,玻璃櫥櫃內摆着熟悉的貨品,
是篆刻(zhuàn kè)用的石塊和紅色印泥盒。
雖然竹簾上的店名已經脫落,我大概猜到老闆是做哪一行的。

我們往老店走去,看見老闆和老闆娘。
打了招呼,發了問題,老闆的答案讓我感到很欣喜(我看得把老闆的稱呼換去師傅)。
原本不打算再做印章的,卻因為師傅的篆刻手藝有別於我常見識到的。
我決定讓師傅再替我做一個,雖然家裡已有兩個印章,但仍相信這會是最美的一個。

我上網查了資料,印章的刻法有兩種。
“印章鐫刻成凸狀的印文,稱為陽文或朱文(陽刻法);
鐫刻成凹狀的印文,稱為陰文或白文(陰刻法)”。
師傅的刻法稱為“陽刻法”,是比較考究功夫、消磨眼力及花時間的。
即是名字外的部份刻掉/掏空,而名字是凸起來的,
沾印泥印出來的效果是名字的部份是紅色的。
刻印章的時間需要兩天,我只能請朋友回去馬六甲時替我代領。

我在紙上寫了中文名字,師傅打開篆書字典翻查我名字的模樣。
師傅打趣說:“妳的名字依照篆書的筆畫來看,是向外發展的。”
其中一個朋友越看越覺得有趣,也要求師傅幫他刻一個印章。
由於篆書是繁體,朋友的名字筆畫很繁雜,師傅只能將名字刻在面積比較大的石塊上。
繁雜的筆畫,師傅說“何葉盛”以篆書來看是向上發展哪。

我們站在玻璃櫥櫃旁輿師傅聊了很多題外話。
兩位老人家問我們還在唸書或工作;好奇為何我們還用著菲林老相機。
當師傅知道我們的工作跟廣告、設計、多媒體及攝影有關連后,
他想了解更多關於這行業的狀況,並侃侃而談在拉曼大學唸廣告設計的兒子。
其實,做父母的都關心孩子將來的出路。

我對師傅說:“Uncle,您應該叫兒子學您的手藝,現在不是很多人懂篆刻、刻字呀!
而且,唸廣告設計的人太多了,一個招牌跌下來壓到很多廣告設計師呢!”
師傅笑了笑,無奈的說孩子不想學他的手藝。

師傅懂的手藝是很珍貴的,除了篆刻,也在不同的材料上刻字。
每一件完成的製作品都是精品,都需要耗很多的耐心和時間。
對我來說,師傅是一名刻字藝術家。
這類傳統的手藝,將來還剩下多少呢?

..

師傅除了懂篆刻,也會刻字,刻碑

下午再經過師傅的老店,看見他正在用機器刻字,是祝賀診療所/中醫館開張的‘牌板’。我們又停下來聊了十五分鐘。師傅的一位街坊經過時還談起了趙明褔墜樓事件,因為隔兩天即是他出殯的日子。

..

篆刻。印泥

..

“篆刻是以書法字體結合鐫刻製作印章的一種藝術。它于方寸之中、紅白之間創造各種美的結構和形式。因其字體多為篆書所以稱篆刻。”

至十多年前開始,我的習慣是將名字印在每一本買來的書上。

..

PEN S 回家了,不吐不快

OLYMPUS-PEN S is home

..

兩個星期前,我的OLYMPUS-PEN S 终于回家了。

雖然說來話有點長,還是要說的…

PEN S是我在今年農曆新年前通過朋友介紹而購得,第一卷未拍完就遇到過片卡住的問題。我將它送去某商場的相機店修理,J1老闆收了RM160,用了3個星期時間維修。我以為PEN S的問題解決了,三個月后同樣的問題又發生,我沮喪的將相機送回檢查。幾天後老闆通過電話說已過了維修保用期,必須另付RM60換相機零件。

我感到很疑惑,反問老闆為何短時間內相機又發生相同的故障;如果是零件問題,當初卻沒有更換。J1老闆回答說當時零件沒有壞所以不需要換。他一定也認為我很好騙,竟敷衍我說:“老相機是這樣的啦,和老人家一樣,年紀老了就有很多問題,不是腳痛就是手痛。。。” 我當然不相信這種歪理,但在想不到辦法之下答應了。之後攝友提醒我,並介紹專業修理老相機的Wong师傅,我趕緊再打個電話吩咐J1老闆不要維修,不然我再次陪了夫人又折兵。

我將相機送去給Wong师傅維修時,他明確的告訴我問題所在、所需修理時間(一個星期)、維修方法、以及需付費用(RM45);並說零件沒有壞,而且根本就不可能有問題。

PEN S的問題是‘快門葉片’(Shutter Blades)有很多油積,導致不能正常操作,底片拍攝至一半不能過片。Wong师傅說一般相機的‘快門葉片’是沒有油的,還問我是否滴油在那里。

乾淨俐落的講解讓我了解相機的問題,恍然大悟。跟我一同去的朋友是將老爸珍藏的Rolleiflex給师傅檢查,他和我一樣很佩服师傅的專業,和不欺瞞的態度。

值得一提是,Wong师傅目前的小店面座落在人潮很多的中心點,售賣新鮮出爐的蛋塔和糕餅。一個糕餅店的老闆,若不經朋友介紹,我絕不知道他也是維修老相機的師傅。Wong师傅說他以前有一間修理老相機的店,但是因為租金越來越貴,以及數碼相機當道之下,將店關閉了。

他使我想到武俠小說中,真正的高手是不輕易暴露身份的,也不隨便賣弄功夫。而他在同道江湖上的名聲還是鏗鏘有力,有問題的人會帶住‘武器’去拜見他。

這社會有太多不懂裝懂的‘專業人士’,為了賺錢而變得虛偽。如果你的老相機需要維修,請找可信賴的師傅,我可以電郵Wong师傅的聯絡號碼給你。

用玩具相机拍照

上个月的某个周末去了马六甲散心。轻便之行,只随身带著Yahsica GTN(还给朋友了,我很喜欢这架相机)和一架玩具相机四处走走。我们多数在鸡场街(Jonker Street)的后巷兜来绕去,简陋的屋后有另一片风光。有时遇到友善的居民从后门走出来,我们会聊聊一下,有的热心指示我们往哪儿拍照好。

从早到晚不停的走,吃吃喝喝,吃吃喝喝,吃到肚子撑到不行为止,什么减肥的字眼都抛得远远的。这趟轻便之行我十分满意可以吃到很多美味的食物,不过,为了不让你们流口水,这里的照片无关美食,都是在后巷和街边拍的照片。

玩具相机只能够构图和按快门,35mm‘塑胶镜头’和光圈f9。拍摄的时候完全不晓得冲洗出来的效果会如何,所以轻松随意的按快门,第一卷菲林用了Fujifilm PROPLUS II, ASA 100.

..

后巷男人…
Smiling with Seagull 120
..

Shooting with Seagull
..

Shooting with Canonet

..

把照片裁剪成我喜爱的四方形,简称120。

小门不得而入 III

..
小门不得而入 II

..
小门不得而入 I

后巷男人

..

后巷也种了一些花,美化了简陋的环境。

后巷花丛

..

星期天早上,在Jonker Steert的跳蚤市场可以看到许多老久的东西,古币、相机、照片、唱片、风扇、相框等等。如果你的家里有珍贵的东西,请不要乱丢掉,也许珍藏几十年后它们就会变成有价值的古董了。

星期天早上的跳蚤市场卖古币

星期天早上的跳蚤市场卖古物

..

女人,我承认无论年纪多大都是童心未泯的了。我在Jonker Street的夜市忍不住买了METOO(兔子),因为它太可爱了!以后甚至可以成为我拍照的道具。以上的照片就是用这架粉红色玩具相机拍摄的,它还有一个防水的塑胶盒子,可以在水底拍照。相机是我在中国的某个网站不小心发现,据说有Lomo效果,而价钱只是马币几十零吉,我便托了在中国工作的朋友帮我带回来。用后的感觉是相机不甚灵活,装入和取出菲林要花点耐心,但是只要摸索一下就知道窍门了,因为它是玩具嘛。

METOO and toy camer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