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8

去年的九皇爷诞

现在才来写这个,会不会很奇怪呀?我明白应该是写圣诞,不是九皇爷诞。但是我还是要贴几张快被忘记了的照片。

……
我长这么大个人,第一次去安邦的九皇爷诞。我的家乡没有九皇爷,只有百年历史的拿督公最著名。香火鼎盛、人山人海、烟雾弥漫、五体投地、沸沸扬扬… 我看到当时的盛况,好像乡下人入城,样样新鲜好奇,好像去了一个嘉年华会。
……

善男信女争先恐后插香,在香炉后面的印度大兄把插满的香收掉。插香,收掉,插香,收掉… 一直重复。很久以前有位师父说拜佛或拜神用一颗心,不一定要上香。所以,我通常双手合十拜拜罢了。

记得那个时候我小感冒,拍摄回来后重感冒了。给烟熏到眼睛和鼻子都受不了,也淋了雨。
……

……

虔诚的信徒身穿白衣白裤,手拿大香跟著神明游街。回来后还有其他迎神的仪式,信徒们在庙外等候。我不敢乱走动,在庙外拥挤的人群中,每个人手持一炷香,我怕中招,也怕阻碍他们迎神。有位年轻女人和我谈了起来,见我第一次来,说了一些关于九皇爷的事,内容我已经忘记了。

……

因为下雨,我坐在戏台下看大戏。身旁的几位安娣看到我拿相机,很好奇的问了我很多问题,也很友善的让位给我坐然后闲话家常。她们问我:“你读哪一间学院啊?”… “你是哪里人?”… “你的相机多少钱?”……

……

这张照片主要拍摄戏子手上戴著的玉环,年轻人都不戴这种首饰了。背景还有各种大戏的英勇造型照片。

……

在后台拍照时遇到一位小女孩,一直跟著我,从后台跟到台前,也是问我很多问题,然后告诉我她参加学校运动会的故事(其实在那个时候我怎能用心听?)。那个晚上,我连续遇到了几位超健谈的人,谁说吉隆坡人不跟陌生人说话呢?

特殊的收集


..
這一堆五顏六色一片片有號碼在上面的東西,看清楚了是甚麼嗎?
..


..

沒錯哦,是麵包扣(bread tag),就是印有價錢和日期在上面,扣在麵包袋上的標簽。
當我們發現同事Ann的收集品是這些沒有人要的小東西時,個個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但是,Ann卻是引以為傲的說:“就是沒有人要的東西,所以我收集了才顯得特殊啊!”
說得也對,不管環保與否,她已成了獨一無二的麵包扣收藏家。
在唸書時期,知道她這個嗜好的老師及同學們都會將麵包扣送給她。
Ann也曾創意的將麵包扣製作成手鍊及各種裝飾品。
一傳十,十傳百,也曾有馬來雜誌找過她做專訪。
照片中看到的數量只是Ann多年前開始收集至今的冰山一角,十分之二也不到呀!

..

Ann輿她的寶貝bread tags,她真的想過把所有收藏帶來讓我拍照哦。
呵呵呵,所有的tags放在一起應該是很震撼的畫面。
..

茅草山小搞作

延續上一篇的“茅草山半日行”… 再整理了照片,發現有幾張要補加的。

..


清晨8點06分,天亮了。在武來岸山(Broga Hill)上試拍的第二張Panorama。(按圖放大看)

..

..
照片左上角在茅草堆的是我,SK拍的。
順便說說,如果愛攝影的人遇到不能錯過的景物,很多時候都寧願餓著肚子,先把照片拍完再說。
這種近乎到達忘食的地步,情況跟工作狂一樣。除非餓到手腳發軟,才甘願停下來找食物充飢。
攝影狂人,非常人也。這麼說,會不會誇張呢?

..
除了拍攝主題,大家都習慣性的將鏡頭轉移至團友或陌生人的模樣。
所以,要學會鼓勵(慫恿)他人擺出各種姿勢。
有不怕危險,在大石頭上耍飛腿的Clive。
有自稱是山贼的“阿處”(Virgin)。
有喜歡拍照亦樂於給人拍的情侶檔,瞧他開心的表情。
有Uncle在“O屎”… 的石頭上。

茅草山半日行

雪蘭莪州有許多不錯的景點,靠近森美蘭州的邊界,有一個山區郊野的武来岸(Broga)新村,那里就有一間環境優美的石拿督廟,還有一座許多人推薦的武来岸山(Broga Hill)。

我在六天前決定跟隨團隊到Broga Hill,一是要去拍照,二是聽說這座山不難爬才敢去挑戰。由於此行要看日出,星期天早上3點25分起身(才睡了3個小時半),昇杰4點鐘來載我,接着是去Leenyin家(還準備了很好吃的三文治),最後去載了Charlie和她朋友後就和其他人會合。Clive和朋友在蕉賴等我們,而勝忠和朋友在Kajang等我們;大約5點20分,大家繼續往目的地出發。

一路上,我們的車領先,Leenyin駕車,昇杰跟著打印下來的google地圖指引路線(我們都是第一次去)。武来岸的位置靠近Semenyih,跟住路牌走,路途中會經過Notthingham大學。武来岸山的入口在兔子園對面的油棕園,四周圍黑漆漆的一片,要靠手電筒來照明。走在黑暗寂靜的油棕園路,又身在陌生的自然環境里,氣氛真的有點可怕。

從凹凸不平的油棕園路,不間斷一直走去傾斜、狹隘的山路。山路不算崎嶇,因為之前下過雨的緣故,有些路段積水,斜坡的泥路要小心行走。在油棕園途中遇到了毛毛雨,讓我們小擔心了一下,幸好天公很快就作美了。武来岸山大約300m高,我們到達山頂大約是50分鐘,山上有很多大石頭,我們先逗留在第一個大石頭上休息和拍照,等待看日出。

早上7點鐘,天才正要亮的時候,在山上拍了一張Panorama(所有照片可按圖放大看)。

竟然有人無聊到噴漆,寫了“O屎”在石頭上。

一路上,我們遇到許多來晨運的居民,大家都很友善的互打招呼道早安!有些叔叔阿姨是每個星期天必來一趟,強身壯體之外也看了無數次漂亮的雲海,中年人的毅力真令我佩服。

現在適逢雨季,雲層把太陽遮蓋了,微弱的光線投射不出,很可惜沒有機會看到日出,雲海也沒有很壯觀。天漸漸亮了,有幾位已經先到達山頂的團友呼喚我們前進。我們不費10分鐘就到達了,這一路到山頭都布滿了金黃色的茅草,比我還高的茅草隨風柔和的搖擺,煞是好看呀!

另一個山頭也布滿了金黃色的茅草,從不遠處望去,那漂亮的景色真適合拍偶像劇或電影。原來,武来岸山真有另一個名字叫“茅草山”(Gunung Lalang),果真不是虛有其名。我說這是一座“矛山”,Douglas笑說Broga Hill也可翻譯成“部落格山”,昇杰則建議明年的部落格祭就辦在這山上… 越說越誇張。

照片中看到的大石頭,站在那里的視野特好,後來我們都輪流在那里拍照耍寶,雖然有一點危險。

這個地方也適合拍攝人像。正方形的照片!呵呵。

下山後,驅車往左轉直到尾端,就看到石拿督廟了。廟在山上,地理風水位置極佳,我們在廟後的草原上拍下了欠缺三個人的大合照。

回家前,我們在武来岸新村的“美化茶餐室”用餐,雲吞面加barley ice才RM4,是城市中很難找到的廉價午餐。之後下了場大雨,帶來清涼的空氣(也很幸運這時候才下雨)。雨停了,大家便各自驅車回家。

朋友的文章:
我們登高去
An Outing to Broga Hill
攝影師們上山練功夫
今日开始做山贼
早安!武来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