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假设性问题

关于假设性的问题,常不按牌理出牌,我觉得很难理出一个肯定性的答案。
因为是假设,即是未知数,未来的东西到底谁懂啊?
回答得快速,好像很敷衍还有天真;认真思考了再回答会被说不要太认真。
答案也只是现在的想法,万一真的发生了,还是会有许多不同的想法及方法去应对。
基于好奇心,我们都会问对方各种假设性的问题,探测对方的思想,激发想像和创造的空间。
缺乏信心,犹豫不决,不知应该如何行动时,你会在心里自我盘问假设性的问题吧?

以下我列了一些常见的假设性问题:

情侣之间喜欢问的假设性问题(看电影电视剧常见,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你会爱我多久?”
“如果我要死了,你会怎么做呢?
“如果我有了,你会怎么做呢?”
Read more »

除了爽,还有痛。

冰冷的水,冲力很大,拍打在背部好像体验了泉水spa。很爽。
集体滑下水时,溜过了比较不平坦的石面,左边屁股很痛。

我们决定还要再去“泉水spa”,因为真的很消暑。



(星期六去了瀑布玩水,星期天则在炎炎夏日下的Live & Loud KL 07音乐会,所以当时特别想念这个在Ulu Langat的瀑布)

Live & Loud

昨天下午赴了Live & Loud KL 07音乐会。
演唱会比预定的时间迟了一个小时四十分才开始,炎热的太阳下观众都被晒呆了。
天黑之前出场的歌手的名字和歌曲我都很陌生。
越夜越high,期待中的静茹,品冠,阿岳,光良及阿妹的新歌旧曲演唱让人疯狂又陶醉。
“崇拜”,“勇气”,”just when i needed you most”,“way back into love”,“分手吧”,“爱我别走”,“约定”,“第一次”,“如果你也听说”,“bad boy”……
有感动,有动感。
台上台下都精彩,万般滋味在心头。
午夜十二时前,演唱会在阿妹的爆发力歌声中结束了。
兴奋过后,一切终回归平静。

痛并快乐着爬爬走


从Melawati 水晶一号山下来后,体力不如人的我说了不要再去爬山,结果两个月后又胆粗粗的跟著上水晶二号山了。

星期日早上七时出发,我星期六晚上才决定跟随,内心还是充满恐惧和担忧。临时做的决定,淑敏给了我很大的推动力,因为她也说过不再去爬山但还是豁出去挑战了,我只好暂时抛开胆怯,也豁出去了。

“如果真的不行我就半途先下山”。这是我做的最坏打算,虽然半途而废是不良示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