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蓊花

在馬來西亞,我們稱之為水蓊,馬來文是Jambu Air,台灣則稱之為蓮霧。
水蓊是一種熱帶水果,常年可吃到,三個月的時間即可開花結果,種類也蠻多的。
我家鄉的老家之前也有種一棵水蓊樹,結的果實很大顆,也很甜。
由於樹長得很高大,樹根越生長越延伸,地面的石灰被撐裂了,幾乎快碰到屋子的牆壁。
為了安全,父母只好決定將水蓊樹砍掉了。

在吉隆坡,幾個鄰居家外種了水蓊樹,不過品種和老家的不同。
我試過將外表漂亮的幾顆水蓊摘下來,切開發現果實內心爛透,不能吃。
不過,瞧它們開花的時候很漂亮呢!

追思張國榮

明天4月1日是Leslie張國榮逝世十一週年紀念日,粉絲們對他的懷念依然不減。

2013年我第一次到香港旅遊,10月2日早上我從旺角搭火車到沙田,再走一段路,經過廉政公署 ICAC不遠,就抵達排頭村的寶福山了。來寶福山的目的是拜祭偶像,還有獻花。去香港之前我在網上找了資料,Leslie的的靈位(供公眾拜祭)設在寶禪堂內。到了寶福山,我在外面買一束花,然後一直往上走,搭手扶電梯,再往上走,左看右看找寶禪堂,終於找到了。寶禪堂(965)在第六街,Leslie的靈位在正中間,我到之前,堂內的供奉桌上已經有粉絲獻上一束花和照片,我也將帶來的花束放在一起。走到Leslie靈前合掌拜祭,看一看周圍環境,逗留了約15分鐘便離開,到香港文化博物館與朋友會合。

 

北北印5-幽秘的花之谷

一个名字美丽的地方让人存有无限幻想,就如被称为《花之谷》的Nubra Valley,听起来就是隐秘在遥远地方的人间仙境。“Nubra” 的意思是“绿洲”,她除了冬季下雪时的温度达零下三十度以外,常年都是春季,春暖花开,所以才有《花之谷》的美名。

 

位于印度最北端的拉达克(Ladakh) ,与西藏是邻居,从列城(Leh – 拉达克地区首府,海拔约3500公尺)出发到Nubra Valley是唯一可以通往的道路,全程约一百五十公里,约六个小时车程。我们抵达列城时,为了适应高海拔,预防高原反应,先休息两天才启程到Nubra Valley。另一个原因是,游客需要通行证进入Nubra Valley,必须先在列城申请。Nubra Valley接近中国大陆边界,我们到达某个站点时,必须下车出示通行证和护照让官员做记录。抵达列城的当天,旅舍便替我们办理通行证和安排司机,不需我们操心。

从列城前往Nubra Valley的路途刺激又精彩,我们在路途中遇到了小阻碍,挖泥机正把倾泻在路中的泥土移开,这一等就三十分钟过去了。旅途中偶发的小插曲,只能一切随遇而安。这条弯曲的山路是峡谷地形,车子在平均海拔3000公尺至5500公尺的高山公路行驶。我坐在车上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群山环绕、浩大的雪山等等,一幕幕飞过的景象,包括了正在整修道路的工人。

 


路途中遇到的小阻碍,唯有随遇而安。

 


坐在车上从窗口拍摄外面的沿途美景--颠簸的路程,壮观的山景。

 


坐在车上从窗口拍摄外面的沿途美景 -- 厚厚的雪层。

 


坐在车上从窗口拍摄外面的沿途美景--汽车行使在群山中。

 

除此,最特别的是车子途经海拔5602公尺的卡东拉山口 (Khardung-La Pass),这是全世界最高的公路,也是我到过海拔最高的地方。这里有佛塔、一间茶馆和公厕,公路两旁堆积了很多雪、经幡随风飘扬、气候寒冷、空气也稀薄。由于一位友人身体不舒服,我们决定继续驶进,只在回途时停车下来走走,感受高海拔的稀薄空气和寒冷,还有双脚踩在全世界最高公路的兴奋。


经过全世界最高的公路,这是在回程时候拍的,一下车立刻感受到非常寒冷的气候。

 


座落在全世界最高公路的茶馆。

 


双脚踩在地上堆积的雪。

 

长途车坐得累了,司机把车停在草原旁休息。一下车我们好像解放了,从汽车里的小空间来到宽阔的大草原,望向四周美丽的山景,忍不住深呼吸。我们慢步走动伸展身体、也坐在空旷的大草原上让凉风轻抚着。不远处我们发现两只土拨鼠从洞里钻出来,当它们发现有人靠近,又钻回进去洞里;不一会儿,它们又出来了,真像玩捉迷藏。


可爱的小动物,像似在玩捉迷藏。

 

下午四点钟,视线中渐渐出现了沙漠,我们开心的欢呼到了《花之谷》,车子续而往村庄里奔跑,这才终于抵达我们预定的民宿Nubra Organic Retreat。这是一座有机农场,提倡的是“有机”和“原始”的概念,让住客回归自然,贴近大自然。这里没有豪华设备,但有五星级的自然环境。步入Organic Retreat,我立刻爱上这犹如世外桃源,与世隔绝的隐秘农场。邻近有高山、大门口有小桥流水、树木林、果实累累的苹果树和核桃树(Apricot)、翠绿的有机菜园、百花争艳的花园等等,梦想中的农场就是这个画面啊!而且,我们住的白色帐篷面向一片花海,朝气的太阳花在众花里很醒目,周围则是果树、树林和其他帐篷。帐篷里面有睡床和冲凉房,设有花洒和抽水马桶,在山谷里有这些基本设施已经足够了。


一片花海,看得我们心花怒放。

 


有机菜园,种出肥大漂亮的菜。一大片的菜,还没被收割就要在不久后进入冬眠了。

 


这里有几棵果实累累的Apricot,任摘也吃不完,应该拿去制作果酱呢。

 


还有很多棵果实累累的苹果树,一样是任摘也吃不完,不过我们只摘最香甜的那棵苹果树。

 

黄昏之前,我们来到Nubra Valley必游的地方。车子停在河边后,我们走过一片聚水的草地,看到连连山脉和成群的骆驼,就看到辽阔的白色沙漠了。第一次站在沙漠中踩着细白沙子,我们更兴奋的躺着拍照,以及共享一瓶可乐。一些游客骑着骆驼在沙漠行走,我们则漫步在沙漠,还有寒风作伴。白色沙漠与雪山相连,多了一份凄美,当我们朝着雪山的方向走去,站在风中欣赏雪山,它看似这么近却那么远。太阳渐渐下山,直到天色转暗,我们才回去农场。晚上寒冷的天气,大伙围着火堆取暖、聊天、喝茶,顿时温暖起来。


供游客骑乘的骆驼。

 


朋友们站在白色沙漠中,身后就是雪山。

 

第二天早上到午餐时间,我們在Organic Retreat悠闲的渡过。早晨吃了工作人员准备的早餐后,我们各自选个舒服的角落,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苹果树下的吊床是最抢手的位置,躺在吊床里看书、写名信片、睡午觉、吃苹果、或者只是望着苹果发呆,内心也感到恬靜知足。农场的主人很大方,苹果和核桃任由住客们采摘,结果一天内每个人竟然可以吃下六到八颗苹果。品种最优良的便是靠近食堂的那棵大苹果树,苹果虽然小颗,但却是几棵苹果树中最香甜爽脆的。

我们第一次采摘苹果和核桃,过程相當好玩有趣,一人撑着竹枝摘取长在树上的熟苹果,两人拎着被单接取掉落的苹果,还有一人把我们的拙样拍下来了。摘了苹果后我们便转移到附近的核桃树,这简单多了,核桃生长得比较矮,只要撑着竹枝摇晃枝叶,一颗颗金黄色的核桃便跌落在被单里。不过,核桃不适宜多吃,我吃了约六颗,肠胃就在半夜闹革命,呕吐了几次再服药才恢复元气。我们也尝试进厨房自己做午餐,包菜和青葱是在有机菜园里亲自采割的,友人做的蛋炒饭虽然被洋葱抢了味道,但我很享受大家在厨房“玩乐”的过程。

 


这一棵就是最香甜的苹果树,树下有吊床。长得高大的苹果树,要采摘可不是很容易呢。

 


我们采摘的苹果,小而甜。

 


肥晖和小河切割包菜,之后我们准备要大闹厨房。

 


菜叶比我的大脸还大,像一把扇子。

 


我们在厨房的欢乐时光!

 


有机农场附近的屋子。

 

农场是避暑圣地,近九月尾,有机农场便关闭不接待游客,工作人员也陆续回家。Nubra Valley可以去的地方除了沙漠,也有藏庙、佛塔、湖等等。更多的是,在我们周围有很多美丽的大自然景观,每经过一处惊为天人的地方,我们都要求司机停车让我们去走走、拍照。

 


沙漠与山脉。

 


风沙滚滚,沿山壁而建的藏庙,远看很壮观。

 


踩着阶梯往上参观藏庙实在很喘,看了一部分变离开了。

 


祈福。

 


身在世外桃源,心情十分愉快啊!

 


处处都是好风景。

 


放驴吃草。

 


我们去看湖,周围的环境十分寂静,有一种天地之大,荒凉的感觉。

 

Nubra Valley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处处都有惊喜,在这里我们看到了雪、沙漠、雪山、山脉、湖、大草原等等,短短三天两夜,身心获得休息,回归自然的生活充满素质和恬靜。离开Nubra Valle回到列城,我们继续未完的旅程。

 

 

文字曾刊登于新加坡《品》PRESTIGE杂志创刊号。

 

北北印自助游:15-30 Sept 2012
北北印游记:
印象北印度
小白的魅力
生活在达尔湖
在达尔湖小住

蘇打綠《當我們一起走過》演唱會

演唱會隨記:
1 March 2014. 蘇打綠《當我們一起走過》巡迴演唱會走了兩年,大馬站來到最後一站,畫下完美句點。這也是他們第一次來馬開唱,由去年的4 May 2013延遲至今天(因為碰上選舉前夕),購票退票再購票,等到我的頸項都長了。

《當我們一起走過》的音樂響起,全場觀眾同時舉起歌迷會預先準備的“綠紙”,讓蘇打綠驚喜了。青峰很感動吧?唱到一半紅了眼眶,哽咽了幾次。之後唱《小情歌》同樣是幾次哽咽,讓大家大合唱了一小段。青峰說這是大家耍的賤招啊!明明小情歌是快樂的歌,卻讓他唱到哭了。

第一次看蘇打綠的演唱會,聽覺、感覺和視覺我都很滿足,能在現場聽那麼多首我喜歡的歌曲真的很開心。青峰的歌聲好有穿透力,講話又非常幽默搞笑,讓現場笑翻,真是一個有哭有笑的演唱會。最後的Bonus, 點歌時段!走進VIP區與歌迷互動,又是很搞笑的,氣氛非常愉快輕鬆。三個小時得演唱會,捨不得結束,也得結束。